the1277

 热门推荐:
    林夕发现,现在船上剩下的,不单单有被绑着那里也去不了的夏炎雄,而夏穆羽也在这里。

    他躲在船的最远处,不敢下船,不敢看夏炎雄,一脸期望地看着那边的御水符体验游乐场,却不敢吱声。

    而夏炎雄气的吹胡瞪眼,看着这个他最觊觎希望的儿子,却在敌人的船上活奔乱跳。

    林夕心想,夏穆羽这个小子在他们面前倒是特别横,但似乎对这个老爹却怕的很。

    夏炎雄之前问夏穆羽到底发生了什么,夏穆羽却支支吾吾地不敢说话。

    明明问心无愧,看起来却跟做贼心虚一样。

    弄的林夕不得不先屡清楚,这个夏炎雄到底怎么来的,然后再去处理这父子俩的事情。

    林夕现在已经清楚了,他们只是单纯的因为立场不同而对立,再加上草帽海贼团的骚操作,弄得两方人马不得不打起来,而并非这个夏炎雄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如此一来,事情便简单了许多。

    “夏穆羽,过来,别杵在那里!你还真的想要加入我们草帽海贼团不成?”林夕说道。

    “我怎么可能加入你这个女人的组织!”夏穆羽说道,可走过来的脚步却是非常慢的,显然是在顾忌着他这个老爹。

    “别让这个小兔崽子过来!老夫看他就来气!”夏炎雄怒喊道。

    “夏前辈,冷静,咱们慢慢聊嘛。”林夕笑着说道。

    林夕席地而坐,坐在被阳光晒的暖洋洋的草坪上,夏炎雄就在自己对面被绑着,而罗也过来,坐在她的身边。

    林夕摆摆手,示意夏穆羽也坐下来。

    此时的船上,除了他们四个以外。

    还有——倚着船栏盘腿坐的索隆,自身就有御水技能的布鲁克,比御水符更加在意眼前这个人的马天,一共七人。

    山治虽然没下水,但去给他们准备下午茶了。

    见到林夕他们准备谈事情,马天过来,礼貌地问了一句,可不可以旁听,然后也坐了下来。

    闲来无聊的布鲁克也凑了过来,嘴里还慢悠悠地说着,“山治先生的红茶什么时候泡好啊……”

    本来眯着眼睛的索隆,微微睁开,也瞧着他们这边,显然是有些关心。

    -

    林夕将发生在夏穆羽身上的事情全部告诉夏炎雄,这才算将这对父子的误会解除。

    稍微冷静下来的夏穆羽,也在克服着自己对父亲的恐惧。

    说起来,原本夏穆羽只是单纯的敬畏父亲,可是自从自己变成了那般痴傻模样之后,夏炎雄一直很着急的状态,而每次看见夏穆羽呵呵傻笑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甚至对他拳打脚踢。

    久而久之,就算夏穆羽恢复了神智,可对这个父亲恶魔般的面孔还是记忆犹新,恐惧不已。

    夏穆羽说道,“……我的一部分灵魂就是附在了这个五灵镯的棕色宝石上,才一直神志不清。而当五灵镯的棕色宝石内的能量被使用,我就会发疯,甚至开始攻击人。”

    “原来还会这样吗?”林夕说道。

    夏穆羽冷笑一声,说道,“你不知道的多着呢。说起来……女人,之前的约定,也到了该实现的时候了。”

    一提起这个,林夕便很是尴尬地笑了起来。

    “这个嘛……”

    夏穆羽变了脸色,厉声说道,“你该不会之前说的话,是骗我吧!”

    林夕嘿嘿笑了两声,表示默认。

    “不……不可能,我明明可以听见的心音……等等!我为什么都听不见了?女人,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儿!”夏穆羽说着,就要转身去揪着林夕的领子,结果罗轻轻一拽,林夕便整个栽在罗的怀中,避开了夏穆羽。

    罗双眼瞪着夏穆羽,不言而喻。

    夏穆羽虽然并不害怕,但也是放弃了粗鲁的举动。无论怎么说,这个人之前救了他一命,对于救命恩人,他多少也要有点尊重。

    林夕解释道,“其实赋灵体并不是可以无条件读我的心,而是单方面听到我的心音。之前因为赋灵体都是我的小可爱,是绝对不会叛变,也不会说闲话的,为了方便,我就百分之百的心音全部让它们听见了。它们自然能够分清楚,其中那些才是命令心音。但知道了你也可以听见之后……我自然是有选择的输出心音。换句话说就是……我让你听见什么,就能听见什么,不想让你听见的,你一个字也不知道。”

    “真是狡猾的女人!所以呢!你之前的承诺都是骗人的?”夏穆羽用不善的目光看着她。

    “也不算是骗人的……”林夕说道,“你如果杀了我,你的灵魂真的就要附在这个五灵镯上,弄不回去了。可是,从物件上提取灵魂,在将它物归原主……凭借现在我的实力,是做不到的。至少要果实觉醒之后才能做到。但我能够承诺,一旦我能做到了,就立马将灵魂归还给你……”

    “给我!”夏穆羽伸出手。

    林夕反手将棕色宝石小心翼翼地扣下,递给夏穆羽,说道。

    “这是一种类似云贝的宝石。不过不是原本就有的,而是黑桃的人,利用技术和云贝的原理,改造的。这里面可以储藏强酸,不过脱离五灵镯之后,就不能取出里面的东西了。”

    林夕不能将整个五灵镯都给他,毕竟铁元素的灵体也寄存在黑色宝石上,而且,掌握能够制作五灵镯技术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夏穆羽一把抢过,“灵魂的事情不会拜托你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如果真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小爷再去找你。”

    “嗯……也好。”林夕说道。

    瞧夏穆羽的样子,应该是放弃了想要杀死她的念头。

    林夕正在高兴这个少年的善良呢,结果夏穆羽下句话就说了。

    “女人,我可以选择不杀你,但是你们得把我父亲放了。并为你们的所作所为道歉。”

    “放了……应该是没关系。但是道歉?不太可能。”林夕说道,“你们不总是爱说什么,弱肉强食,强者为王之类的言论么?我们……可是胜利的一方啊。”

    林夕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透着难以掩盖的邪气。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