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 the1228,雪岛之战23

the1228,雪岛之战23

 热门推荐:
    三十六烦恼凤,是一阵风,是一阵由无数剑风组成的狂风。

    这是索隆在最初觉醒超越武装色霸气的产物,而那个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觉醒了。

    剑风裹挟着武装色霸气,是来自于袁玉眉,高于林夕的武装色霸气。

    而现在,林夕就是被这阵风包裹着,就算全身都包裹着霸气,却也无法抵御。

    用林夕自身的话说,她就是个敏捷超高的脆皮近战。

    躲不过,就死。

    只是眨眼间,这阵风便成了血风。

    当剑风散去,浑身浴血的林夕被摔在冰冷的破碎冰面上。

    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不可思议的是,花南曲竟然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诺诺罗亚索隆……是你的师父,也是你的同伴吧?”袁玉眉缓缓走进,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夕,眼中没有任何情感,“你能败在自己同伴的招式下,也算是为师给你最后的礼物。那么,现在……去死吧!”

    袁玉眉抬剑,刺下。

    叮——

    袁玉眉惊讶地看见林夕手中一直握着的剑,竟然自己浮了起来,打偏了她的剑。

    神雪剑散发着血一般红光,悬在林夕身前。

    “哦?忘记了,这是把有灵的剑……自动护主的神剑啊。”袁玉眉眯着眼睛打量着神雪剑,“真是可惜了,这样的神剑,竟然随着没用的主人一同死去……”

    林夕努力地睁开双眼,可是鲜血模糊了视线,她只看见拿到站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和悬在半空的神雪,听着袁玉眉的声音,她似乎都能脑补出来对方不屑一顾的眼神。

    林夕张开嘴,想要说话,可是鲜血却灌进了嘴里,进入了气管。

    “咳咳……嘶……”

    咳嗽带动了全身的剑伤。

    因为虚弱,地面的寒气开始入体,侵袭全身。

    林夕头一次觉得极寒天气,是如此折磨。

    袁玉眉抬手便是一剑,将神雪剑扫了出去。

    神雪剑在空中翻出好看的剑花,狠狠地插进了冰面。

    神雪剑虽然有灵,可自身的力量并不强,跟袁玉眉这种boss般的人物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伴着袁玉眉一声冷哼,长恨剑提起,再度落下……

    “娘!够了!”

    花南曲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她一路狂奔而来,挡在林夕的身前,眼中含泪。

    “做人留一线,林夕她已经败了,就不要再下狠手了!”

    “什么叫做留一线?”袁玉眉说道,“是留着一个敌人,让她日后来取我性命吗?”

    “不,她不会是你的敌人!我保证,不会让她……”

    “南曲。”

    花南曲忽而听见有人在身后唤自己名字,转身一看,发现竟然是林夕。

    她浑身是血的,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能保证,我不会是她的敌人。我可忍不了这口气。”

    林夕目光凶狠地看着袁玉眉,抬手,远处插在冰面中的神雪剑忽而飞起,落回她的手中。

    “而且……我还没输。”

    袁玉眉旋而一笑,竟然露出了罕见至极的笑容。

    “倒是嘴硬的丫头,但身上到还是有几分剑的神魂……我知道,你应该还没有用处全力吧?既然如此,何不将你的能力完全使用出来,它也是你的实力一部分。”

    “不用。”林夕擦去嘴边的血迹,眼神坚定,说道,“我说过我会用剑打败你,就不会食言。”

    在刚才,林夕就一直有召唤奇袭的机会,可她没做。

    她知道,她一旦做了,她就真的成了不忠不义的大逆不道之人。

    正是因为林夕一直坚守着那道生而为人的底线,她才能够保持着不疯不癫,九个人格被这道底线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出现在这里。

    林夕握紧了手中神雪剑,眼中红光更胜。

    神雪似乎感受到了主人视死如归的决意,发出回应的嘶鸣声。

    看着这一幕的花南曲,她的手抚上腰间的九曲雨生剑,似乎终于读懂了什么。

    “我知道了。”花南曲说道,“抱歉,打扰二位的战斗了。”

    花南曲转身脚踏轻功,远离此地。

    -

    林夕双手握着神雪剑,横在身前。

    她张着嘴,大口呼吸,急促而短,面前的白雾弥而不散。

    ——没什么做不到的。

    林夕和袁玉眉的身形交错,兵刃铮铮。

    现在的她似乎已经忘却了身上的伤痛,眼中只有战斗杀戮的兴奋,但她却已经保持着惊人的神智。

    ——同样是剑道的天才,没有什么是她能够学会,而我学不会的!

    红影在冰雪中狂舞,抵挡着白色风暴。

    若说之前的战斗是美如芭蕾,而眼前的,却是充满狂气和血腥味的战舞。

    ——我不但要学会,还要学的比她更好!甚至超越她!

    林夕咬紧了牙关,将逼近眼前的剑刃,用尽全身力量挡回。

    然后抬起神雪剑,带着吞噬一切的疯狂劲头,发动攻击。

    ——静下心来,一定不要乱!战斗疯狂,可不代表自己要先疯!

    林夕的攻击如狂风暴雨,完全放弃了之前的飘逸轻身打法。

    一时将袁玉眉打的措手不及。

    ——想起来!认真回忆!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

    林夕低声发出嘶吼,袁玉眉有一瞬间的错愕,似乎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会发出这种野兽般的声音。

    林夕趁着此时用神雪剑砸了上去,没有任何犹豫。

    长剑滑过袁玉眉的身子,留下一道血痕。

    虽然很浅,但也是林夕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伤到了对方。

    在战斗之中,还分什么男人该做的,女人的该做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好笑。

    ——一定……我一定能学会的!

    ——一直涌动在地狱的烈焰,灼烧灵魂的痛苦……地狱众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呐喊!那种愤怒、暴怒……

    袁玉眉还保留着冷静,没有因为林夕突然改变的攻击方式而彻底混乱,反而换成了更加游走不定的攻击方式。

    这种方法压制了林夕的攻击。

    可诡异的是,林夕并没有放弃,反而剑势更猛,更狂。

    袁玉眉都隐约有一种,拿着神雪剑的人,不是什么少女,或许连人类都不是了,干脆就是一头凶猛野兽……还是那种为了护崽,发狂的母老虎。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