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 the1198,真爱之吻

the1198,真爱之吻

 热门推荐:
    “看来这只小青蛙有些等待不及了。”苏恩说道,“还给你。”

    苏恩将手中的青蛙直接扔出去了。

    罗连忙接在手中。

    他低头看了一眼只有手掌心大小的嫩绿色青蛙,竟然觉得这只青蛙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不由得伸手戳了戳。这只青蛙没有闪躲,甚至还蹭了蹭他的手指,十分亲昵的模样。

    罗猛然间才想起来眼前人的能力是什么。

    “这只青蛙难道是……”罗说道。

    苏恩笑了一下,说道,“对,这只青蛙就是林夕……我只是想要稍微捉弄一下她而已,不用担心。解开变成青蛙的咒语也很简单,只要亲吻公主殿下便可以了。”

    林夕不满地呱了一声。

    青蛙王子,不是公主啊!她不应该变成睡美人或者白雪公主什么才对的吗?

    “但是……”苏恩忽而认真地看着罗,“这个吻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是童话故事中的什么真爱之吻,童话故事里的吻,都是公主和王子都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公主吻青蛙是因为好奇,王子吻公主是因为公主的脸……而你,必须要证明自己是真爱才行。顺便说一句,我到现在测试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成功的,还因此拆散了不少情侣。所以你们可要小心了……万一没有成功的话,就麻烦了。”

    苏恩说的时候,完全是一副等待着看好戏的样子。

    “其实这只小青蛙也是挺可爱的。”罗伸手出,用食指逗弄着掌心的青蛙。

    青蛙生气的弹出舌头,舌头缠了上去,整个身体挂在了他的食指上。

    还在何以春身体里的约修亚走了过来,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尝试的话,我也可以试一试。”

    “真爱之吻是双方的,只有单方是不可能成功的。”罗轻轻解开缠在自己食指上的小家伙,重新放在掌心。

    “万一成功了呢。”约修亚说道。

    “没有万一,连一万都没有。”罗略带愠怒地说道,然后转身,没有丝毫怀疑地吻上了青蛙。

    随着砰的一声,罗稳稳地接住变回人形的林夕。

    林夕略带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兴奋地对苏恩说道,“你的能力还真好玩啊,可以再来一次吗?”

    苏恩乜了一眼林夕。

    林夕却说,“嫉妒的话,你也把方知羽变成青蛙试一试啊。”

    苏恩偏头,看见脸色有些苍白的方知羽,略有动容,可旋即紧皱了眉头,失落地看着远方。

    “现在能够破除诅咒,变回原样,可不代表以后,被施了同样的诅咒也能够变回去。”

    林夕上前,将苏恩拉到了一边,两人低声在嘀咕着什么。

    -

    林夕和苏恩的对话如下。

    林夕低声问道,“你就跟我痛快的说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方知羽啊?”

    苏恩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一句。

    “我已经不相信金龙国的男人了,明明喜欢一个人,却还能将心劈成两半,甚至更多……”

    “男人花心是种族问题,不是金龙国特有……”

    “我说的也不指的是那种花心,而是你们金龙国根本就不将女人视为女人,而是一种炫耀的资本,或者攀附权贵的手段。谁家若是只有一个老婆,谁也不会说他专情,只会说是老婆蛮横跋扈、嫉妒心强,是个妒妇……怎么的,非得我找个美女扒光了送到我老公床上去,就不是妒妇吗?”

    看苏恩气冲冲的模样,明显她当时遭受的就是这种舆论。

    “这……你说的也多。金龙国的男人确实有这个问题,不管花心不花心,喜欢女的还是不喜欢女的,就想购置家具一样,总要在家里摆上几个花瓶才好看。但你说这种情况,通常只有在权贵中间才出现啊?一般平民,还是一夫一妻……”

    林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恩打断了。

    “那是他们娶不起第二个!你们金龙不是有句老话吗?穷得连老婆都没有。娶老婆还非要什么聘礼?聘礼都哪儿去了?还不是给娘家了?这不就是卖女儿吗?光明正大的人口买卖!”

    “可还有嫁妆啊……”

    “你家嫁妆一到男家就花光了?聘礼能花,但谁家的嫁妆不都是一直攒着,除非万不得已?”

    “这倒也是……”

    “所以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真的没错。”

    “但是好看的女人也不会往没钱的男人身上贴……”林夕小声bb。

    “不过我说的没错吧?”

    林夕沉默一下说道,“金龙国的问题严重,但现代的我家乡,好男人还是有不少啊,你说的问题,只是因为封建传统下衍生的诸多弊端之一。所以才会有改革开放的出现啊。”

    “可封建社会也是他们男人建的。”苏恩忿忿不平地说道。

    林夕忽然感觉这谈话没法进行下去了,跟一个思考钻入牛角尖的人辩论,完全是自讨苦吃。

    苏恩继续说道,“反正我是不会接受方知羽的。就算以后会嫁给一个男人,那也一定不是金龙国的人。你想,我们就没有你们那么多的问题了,从古至今都是国王,皇后。哪里听说了小妾,嫔妃?我们词典里都没有这个词,都是从你们国家传过来的。”

    “喂喂喂,说话小心点。”林夕提醒道。

    之前说的她就忍了,但是上升到民族,事情就大条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还听说,你们国家的女人在男人出去征战前,亲自为他们准备套儿呢。”苏恩说道。

    林夕眉头挑了挑,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说的那是****鬼子!不是我们****!不要把我们总是弄混!”

    两个国家的名称在苏恩耳朵里听来就跟消音了一样,但她也猜得出来是什么。

    “还有……你们西方不也是有光着膀子到处巡游,宣扬女权运动的吗!不还是说明妇女在你们那里不受重视吗!而且你们国家的电视剧里是没有一夫多妻制了,可你们那些几个主角按照排列组合的顺序睡一遍是什么鬼啊!体验不同种类的饭后运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