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兑换传奇战记 > 第1027章2 仇敌对决

第1027章2 仇敌对决

 热门推荐:
    嗤笑了一声,远坂时臣淡淡的说道:“如果他们发现了这样的小樱或者凛,那么那帮家伙一定会高兴的以所谓的保护之名,将其浸泡在福尔马林之中作为标本。作为一个父亲,我并不希望我的爱女经历这样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为了延续姐妹俩人的才能,不让其中一人沦为平庸,唯有将其中一人作为养女送出。当得知间桐家希望将小樱收为养女的时候,对我来说,这无异于是上天的恩赐。”

    远坂时臣张开手,脸上带着庆幸之色。

    “两位爱女都可以继承一流的魔道,各自都能得到可以开拓自我人生的手段,不用屈服于血统的因果之下。我已经可以不用担心她们了,并且从人父的重荷中解放了出来。”

    “而且,间桐家既然是知道圣杯存在的一族,那么,小樱到达‘根源’的可能性也会相对提高。即使我未能实现达到‘根源’的理想,还有凛,如果凛无法实现,还有小樱。”

    “你这家伙!”间桐雁夜出离的愤怒了,他虽然完全不理解远坂时臣口中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所有的话加在一起,他知道了,远坂时臣这个男人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孩子们。

    为了不让其中一个孩子沦为平庸,不让那个孩子因为血脉中的魔性而陷入各种各样的怪事,远坂时辰只能将其中一个孩子送出去。

    但是,正因为知道了这样的事实,间桐雁夜才更加的愤怒,或者说是不甘心。

    而且,如果凛和小樱同时以根源之路为目标,这意味着她们会产生争斗,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你要她们互相争斗吗?姐妹之间!”

    远坂时辰微微一笑,冷淡地回应间桐雁夜的责备:“就算真的面临那种局面,也是我的孩子的幸福。胜者可以获得荣耀;纵然落败,荣耀也会归于祖先的家名中,不如说那是梦寐以求的对决。”

    “你这混蛋已经疯了!”间桐雁夜咬牙切齿,他承认远坂时辰是爱着凛和小樱,但是,他绝不承认远坂时辰的做法。

    为了追求所谓的根源,竟然让那对姐妹相互争斗,互相残杀,或许这在远坂时辰看来,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这种事,他绝不允许!

    因为身份不同,两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不一样,因此,他们的观念发生了碰撞,这就注定了他们的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远坂时辰对咬牙切齿的间桐雁夜投以不屑的目光,以讥讽的语气说道:“这些事情就算跟你说了也没用。像你这种不了解魔道的尊贵,甚至还一度背弃魔道的背叛者,什么都不明白。”

    “不过,我要感谢你,间桐雁夜。”远坂时臣举起长杖,看着自己的魔术礼装,冷淡的对着间桐雁夜说道。

    “由于你拒绝继承家业,这样,间桐家的魔术就交到了小樱的手里。”

    “但是……我绝对不会饶恕你。你居然逃避血脉的责任,这种软弱,是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的卑劣行径。间桐雁夜,你是魔道的耻辱。既然再次见到你,我就只能将你消灭!”

    “呵呵呵……哈哈哈哈!!”

    间桐雁夜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悲凉悲壮的情绪,不知道是在嘲笑远坂时辰,还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

    “小葵……小葵她啊……她原本是我的啊。但是,要把小葵带进虫仓是不可能的,如果……”

    间桐雁夜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从口中传了出来:“如果间桐家的魔术形态能再正常一点的话,如果能在正常一点的话!如果间桐脏砚那个该死的老虫子能早点死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怎么可能从我的身边夺走小葵啊!!”

    喘着气,间桐雁夜咬牙切齿,缓缓说道:“小葵在嫁入远坂家后,我相信你能够给予小葵幸福,于是我放下了心里的感情,想要在背后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们母女。”

    “呵呵,上天的恩赐?一流的魔道?”

    理清了所有思绪的间桐雁夜嗤笑着,看到远坂时臣的样子,不由地问道:“远坂时辰,你知道间桐家的魔术吗?”

    “当然,水属性的魔术加上操虫魔术,有什么问题吗?”远坂时臣感觉到有些奇怪,但是依旧如实说道。

    因为这也是早就已经确定的事情,间桐家的魔术师水属性的魔术和操虫术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后一种魔术恶心了一点,但是对于魔术师来说,使用的魔术载体有些怪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着远坂时辰的样子,间桐雁夜就知道他并不了解间桐家的真正情况,嗤笑着说道:“看样子你还真的不知道那个老家伙的真相和目的。仅仅只是不甘平庸,就算你是为了小樱好,但你将小樱送给了那个老虫子,真是引人发笑,哈哈哈哈!”

    间桐雁夜捂着脸,疯狂的笑着:“都是你!远坂时臣!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践踏了那对母女的幸福,嘲讽了我想要默默守护他们的决心!如果不是你将小樱送给了那个老虫子,我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着间桐雁夜的疯言疯语,远坂时臣皱起了眉头。

    他闭上眼睛,平静的说着:“能遇见葵,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葵是在充分理解我那非同常人的价值观的基础上,还爱着我的优秀女性。但作为远坂家的家主,为了当个合格的父亲,成为孩子们的榜样,我必须坚定的走魔术师的路。”

    虽然心中不可避免的有些怒气,但悠久的远坂家家训一直让他保持着优雅从容的行言举止。

    “远坂时臣,你知道小樱被送到间桐脏砚那个老东西手中之后,究竟会对她那幼小的心灵照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吗?”间桐雁夜冷笑着问道。

    “什么意思?”虽然间桐雁夜前言不搭后语,但他说的话令远坂时臣产生了疑问。

    间桐雁夜嗤笑着:“呵,间桐脏砚那个老东西只是想要得到圣杯长生不死,小樱……不,不对,从小葵还没有嫁给你的时候开始,间桐脏砚就在打着她的主意!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背离魔道,远离东木市,为什么会离开我最爱的小葵?!”

    面对着远坂时臣冷淡的目光,间桐雁夜只是咬牙切齿,嘲笑般地说道:“小葵对脏砚来说……对那个老虫子来说,只是他达成最终目的手段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小樱和小葵的死活与幸福。可我不能不去在乎小葵和她的孩子的感受啊!远坂时臣!”

    “什么?”听到事情与自己所想的有些不同,远坂时臣的情绪终于变了,心里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感觉。

    “你到底在说什么意味不明的话?间桐雁夜。”

    “如果当时我没有离开的话,小樱也就不用承受这种痛苦了。”

    将心中的情绪宣泄出来之后,那巨大的空虚感令间桐雁夜的身体有些无力。

    他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继续说道:“但还好,一切都没有发生,还好小樱已经远离了间桐家。”

    “你说什么?樱居然离开了间桐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在从间桐雁夜口中听到小樱离开了间桐家之后,远坂时臣脸色一变,终于维持不住那一副淡然的表情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既然小樱已经离开了远坂家,那她的一切,就不需要你去关心了!”间桐雁夜呐喊着,大量虫子如同奔涌的潮水一般,从周围的阴影处爬出来,聚集到一处。

    随后,那些虫子在痛苦的抽/搐着,从背后裂开一条缝,露出了钢铁般黑光的甲壳与翅膀。

    一只接着一只爬虫蜕变为巨大的甲虫,嗡嗡叫着展开翅膀,围绕着间桐雁夜飞舞着。

    眨眼之间,在间桐雁夜的周围,便聚集起一大群飞虫,这些展现出凶残本性的翅刃虫调整好战斗形态,随时准备对眼前之人发起进攻。

    身为一个虫使,一个半吊子的魔术师,这是间桐雁夜所能使用的最强攻击手段。

    然而,就算是面对着那些凶猛的虫子,远坂时臣的神情依旧泰然自若:“既然你不肯说出事实,那么我也只好用实力强迫你说出来了。”

    说完,远坂时臣举起了长杖,从杖头镶嵌着的巨大红宝石中,发动了火焰的术式,在空中描绘出远坂家家徽形象的防御阵,一朵朵红莲之火凭空出现,燃烧着夜晚的空气。

    “你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却又藐视着我的一切。”相比于远坂时臣那优雅华丽的身形,间桐雁夜就显得有些狰狞了。

    “就算你的出发点是为了小樱好,但你的观念,你的做法,我都绝不认同!远坂时臣,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一落,飞舞的虫群迎面而上,而迎击那些蜂拥而上的虫子的,则是舞动的灼热火焰。

    ……

    几分钟后,远坂时辰毫发无损的站在间桐雁夜的面前,他的火魔术,是将所触及的一切都燃烧殆尽的攻击性防御。

    在他看来,这就犹如一场滑稽的闹剧,间桐雁夜目前所能使用的最强攻击手段,在他的火魔术面前,根本就毫无作用。

    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滑稽了。

    “真的是,说得那么大言不惭,一动起手来却成了这样吗?”远坂时辰不屑一顾的嗤笑着。

    间桐雁夜的虫魔术攻击,始终没能伤到远坂时辰分毫。

    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成群的虫子一股脑儿的扑向远坂时臣的火焰中,却一直没能突破他的防御,全都被烧得只留下灰烬。

    远坂时辰在冷嘲热讽着:“身为虫使,却正面挑战火焰?这真是极其愚蠢的行为。真不知道你是不懂魔道,还是说你不懂常理?”

    虽然攻击毫无用处,但面对着远坂时臣的嘲笑,间桐雁夜一言不发,始终都没有停下攻击,一群又一群的飞虫扑向远坂时臣,前赴后继,尽管它们很快就落到地上,被烧成了灰烬。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远坂时臣笑不出来了,他发现,间桐雁夜的魔力就像是用不尽一样,飞虫已经死了一批又一批,但间桐雁夜并没有出现缺少魔力的状况。

    这是很不正常的想象,要知道,间桐雁夜只是一个半吊子的魔术师,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魔力储备。

    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远坂时辰打算不再和间桐雁夜耗下去了,虽然他不怕和间桐雁夜打消耗战,但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间桐雁夜身上,这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举起长杖,远坂时辰将长杖对准了间桐雁夜,那红宝石中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

    张开嘴,远坂时辰冷淡的念出魔术的咒语:“赐予吾敌苛烈之火葬。”

    随着远坂时臣咏唱出魔术的第二节,面前的火焰防御阵突然变成了一条火蛇,就像是回敬间桐雁夜扑向他的虫子,火蛇扭转着火焰身躯,向着间桐雁夜扑去。

    虽然是现学现卖的魔术师,但间桐雁夜看着那面向自己而来的火焰,立即放出了提前准备好的防火虫,这是可以对付火系魔术的虫子。

    火蛇扑在那些早已等待好的虫子身上,却只是泛起点点的火星而已,远坂时臣的火魔术就这么消失不见。

    “怎么了,远坂时臣!继续来啊!”间桐雁夜挑衅一般的笑着,笑容显得有些狰狞。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难缠一些。”看着笑容狰狞的间桐雁夜,远坂时臣心中却只有怜悯之情,为同为御三家之一的间桐家感到悲哀。

    就在远坂时辰准备施展更加强力的魔术来对付间桐雁夜的时候,突然间,一声轰隆巨响骤然传来,伴随着恐怖的风浪,瞬间吹散了原本弥漫在河川上的浓雾。

    远坂时辰和间桐雁夜同时转头望去,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只见在河川上,出现了一个淡金色的能量巨人,差不多有百米高,身披流光溢彩的铠甲,背生双翼,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如同一位伟岸的无双战神!

    “这……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