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十七章 众创通证平台

第九百十七章 众创通证平台

 热门推荐:
    可能是在海外的投行经历让袁敬忍不了上市之前企业的20倍市盈率和不堪入目的成长性,也可能是大规模全民化的PE投资刺激到袁敬投资者的直觉,总之创业板开板之后郑德反而逐渐降低了PE投资的比例。

    结果证监会2012年底因为市场低迷停止一切IPO,那些创业板开板之后蜂拥进场的新PE们,挖空心思拉关系投项目,经历了三年的等待,果实终于成熟了,只能烂在地里。

    王家朋之所以把袁敬看作欧皇,正是因为他神奇的躲开了天朝本土创投们最惨烈的一幕,然而后面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发挥,基金规模一直在一百多亿不到两百亿里波动,说明前面的神奇都是欧气作祟。

    而且,他也没有合理的利用自身的优势和时代赋予的激情在2010年前后多募点钱。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普遍由LP们决定投资所以袁敬没有找这种钱导致的。

    但是2014年以后,不但大A股重启一波牛市,创业板陆续扩容,整个国内的创业氛围都变得非常燥热。新兴的经济模式在O2O为主力的带动之下狂飙突进,美团、头条系、滴滴等等头部势力强势崛起。可郑德一个大牛都没捞着过,手游公司疯狂吸金,结果投了几个扑街的,至于特别吸睛的教育行业……

    想到此处,王家朋也没脸吐糟袁敬了,都像他这么霉,神来了也投不出成果来。

    他当年是通过郑德投资委的袁流董事拉上的线,因此创业失败不但愧对袁敬,也愧对袁流老先生,没想到袁老不计前嫌,仍然愿意接纳他,现在就看袁敬的了。

    此时袁敬问他想要做什么业务,其实就是问他如果进入郑德,肯定是主导某个领域的投资,但是不想再做教育的话,还有什么想做的,还有什么是自己的强项。

    这个问题王家朋当然是早就想过很多遍了,“我想做的是投平台,所有类型的平台。平台的调研和估值都离不开建模,建立模型是我最擅长的,而平台又是发展潜力比较大的,性价比非常之高。现在这个‘后互联网红利时代’,我个人的看法是有雄心的创业者都会考虑平台创业模式。”

    袁敬倒吸一口气,因为这个目标太宽泛了,没法用普通的标准去界定,平台跟平台不一样,能做这类平台的人不见得能做那一类。所以在投行中并没有这个品类,每个平台的创业都会归属到那个平台所处的赛道中。

    但是确实诚如王家朋所说,在红利见顶之后,做平台确实看起来很有魅力,它不像做APP提供服务一样直接薅互联网的红利,而是通过特殊的打法。

    当然,需要的费用也高,平台没有可能白手起家,不适合草根创业。

    只听王家朋说:“做平台,如果找对了行业和时机,简直太性感了。当年必安的创始人赵鹏进币圈之后没有沉迷于发空气币,而是切入禁区做了交易平台,半年时间从一介码农挣到20亿$的个人财富。”

    袁敬心说必安的例子有举出来的必要吗?那是不可能复制的,这个平台火爆的时候每天交易手续费能收2000万¥,我大A股两市所有板块加起来一天的手续费才多少钱啊?你举举B站,甚至举举Taptap都可以啊。

    只听王家朋说:“这个例子其实可以归纳为,处于野蛮生长状态下的宽阔赛道,适合平台创业。我相信5G来临的时候,这样的机会仍然会出现。”

    袁敬保持思考的姿势,在王家朋说完之后至少停顿了20秒钟没说话。王家朋静静的等着,直到袁敬问:“你想得到什么?”

    王家朋心中一喜,这样基本就是表示赞成了吧?

    “我想要的是这样的……”

    在他们谈条件的时候,城市的另一端,看一眼集团的总部内,耿斌正在安抚雷思云。

    主要是自从新闻联播之后,区块链被重新定调,然后很多币圈韭菜纷纷大喊着风口来了风口来了,发微博庆祝的当场被打脸,冲出去喊单就被国家狠狠的制裁。关键是高级别的整治行动突然增多了,不只是做做样子,力度极大,这让稍微知道一点点耿斌计划的雷思云如坐针毡。

    火烧屁股的感觉在最近达到高潮,年内因为涉足虚拟货币诈骗的,至少抓了500人,涉案金额超过200亿¥。

    “没事没事啊呀呀,我都不慌你慌什么?”耿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咱们是友军,人设是批判币圈乱象的KOL,吃官方红利的,你有什么可怕的啊?”

    雷思云有一句老糟不知道该不该吐,您要真是友军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啊?问题是那不科学啊!除非您的理想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否则我眼不瞎!

    虽然不知道耿斌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一定肯定而且确定不可能是什么好药。雷思云现在是真有点怕了,特别是新闻联播之后耿斌大动作频频,包括和境外的一些资金通道,有些并不需要经过他。而币圈里这么一周多里已经有好几拨人被逮捕了,该关的关,该抓的抓。

    这种情势让他不得不为自己多考虑考虑。“您……我不是怕,我是……我是想您给我透点风,您到底是要搞什么啊?”

    耿斌深感势单力孤。

    有时候他也不得不反思回国之后的行动是不是有些过于杯弓蛇影了?大张旗鼓的做,开起大大的公司,大大方方的招人会不会反而好一些呢?

    但是既然已经低调到如今了,只好继续低调行事。问题就是没有心腹,想要做点什么,别人一怀疑就很囧。

    像是现在,雷思云是个很好的工具人,但他现在起疑了,就只好对他透点底。不然万一他撂挑子了,进度又要大大推迟,问题是现在每一天都是重要的,推迟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又比如房诗菱那个笨蛋女人,一点基础知识怎么教都不理解,直播做的如同灾难,严重的迟滞了自己的计划,简直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耿斌有选择的说:“我的想法,是建设一个‘众创通证平台’,用区块链颠覆现有的互联网创业模式。”

    雷思云一听这个立刻就不困了,“众创”、“平台”、“颠覆”、“创业”,这都是极其牛逼的关键词啊。

    只听耿斌接着说:“老雷,区块链什么的你应该也懂点,我就不从头说起了。目前无论硅谷也好还是国内也罢,做互联网创业的,早期最重要的指标是注册用户数,中期是活跃,比如月活跃数MAU,对吧?比如说我做一个平台,用户来了,使用我的平台功能,付出费用和时间,或者通过提供UGC内容、评价、商品等等得到收益,对吧?

    那么我平台得到什么呢?我得到估值,按硅谷的算法,一个用户15到20$。这说明用户来到我的平台,在我平台上活跃,本身就创造了价值。但是这个价值没有兑现给用户,变成我平台创业者的收益了,对吧?”

    “对啊。”

    “不对!”耿斌摇头,“这是不对的,这对用户不公平,用户的活跃成了我的养料,不公平。可怕的是很多用户甚至还没有这个意识,不知道自己处在不公平的一方。”

    “啊?”雷思云突然感觉这个调调确实是够颠覆的,“那您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公平的模式是,让用户来到我的平台就可以得到钱,在平台上有活跃的行为也可以。这些钱,当然不能直接撒币,直接撒币创业的压力太大了。那怎么办呢?发通证。这些通证的价值,要分批次兑现,通过创业融资的手段,让资本市场作为助理来兑现。”

    雷思云都听傻了,没想到耿斌的逻辑还没说完。

    “当然,平台发展起来,有了用户就有流量,最终肯定也要产生商业和收益,这是投资者给予融资的原因,所以通证兑现是分批次的,对应创业融资的轮次。这样我们进行众创通证平台创业,靠发通证拉用户,比如用户拉新,给予新用户和把他拉来的老用户各多少通证。最终都可以通过创业融资的方式兑现。”

    雷思云心说所谓通证不就是发币吗?空气币他也玩过的……不过话说回来,跟空气币的感觉确实不太一样?

    “不不不,这怎么是发币呢?空气币不是挖矿挖出来的。我更愿意称之为人肉矿机,比特币是靠矿机烧电挖出来,我们的通证是靠用户的行为挖出来。”耿斌说的义愤填膺的,“实际上我们是靠共识拉用户,壮大我们的平台,共识是区块链的信仰,是比黄金还宝贵的,你懂吗?

    只有达成共识,用户之间才能交易这些通证。如此,用户也可以不用等到批次节点,提前兑现通证的价值。而且根据轮次的不同,市场给出的交易价格肯定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国债距离到期时间远近的价格变化一样。”

    “也就是说您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这个平台和发行token做准备?”

    “当然了!”耿斌心说当然发币还是挖币,当然是我开平台的说了算了!

    雷思云不得不陷入沉思,因为,今年上半年有一个特别火的币圈概念叫做“共振币”,感觉跟耿总的思路有点像?虽然共振币是资金盘,而耿总描述的愿景并不是,但是从交易的角度来讲,不都是多个层级的裂变推广吗?

    共振币,在上半年可以放了大卫星,一个项目三万BTC入场,一个BTC那个时候价值是一万多$啊!

    这套晚辈的理论模型+信仰的外衣,以及符合创业逻辑的商业模式,使得雷思云感到相当的安心了。这个项目想要实现还确实得靠区块链技术,因为里面有比较复杂的交易流程,用区块链,因为不可篡改属性,能够极大的降低用户的信任成本。当然,一定程度上“区块链”这三个字现在也散发着诱人的暴富的味道。

    但他马上又发现一个问题:“不过……您做平台还有做区块链技术,您的开发团队呢?”

    “团队我找的是硅谷的有实力的开发团队,放心,我回国之前留在米国的资源足够支撑起这个项目。”耿斌一副如鱼得水的样子说。

    接下来的一周市场上风平浪静,很快来到双十一,不过灵犀那边的表情是有点不自然。

    首先11月5号版署重拳出击,发出《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对手游提出了史上最严格要求,规定了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的充值限额,还细致的规定了未成年人每日游戏时长的限定,一看就是炒鸡认真。

    这记调控砸下去,受到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企鹅了,亡者里估计要少不少小学生,而且夜间对战再也没法拿“队友小学生”当借口了。但灵犀即将收购巴人游戏,准确的说是吸收《乱世出山》,到底目标产品受多大影响?谁也不知道。

    然后就是巴人集团新上线的《无道昏君》让人表情嬗变。巴人的行为在交易对手方眼里非常不地道,不宣发不披露不上渠道,游戏数据怎么样是从来都不说,像极了渣男。

    虽然说早就写好了TS框架,这款游戏以及相关IP并不打入交易包,但是据说也是炒鸡火爆。外部各种测数据机构给出的答案一个比一个离谱,有说DAU五百万的,有说七八百万的,还有人给出数据,开服第一天DAU200万,然后每天涨100万,直奔千万大关没有衰竭的迹象,根本停不下来。

    到底有多火是完全不敢信,只有苹果商店里边一直挂在免费榜的第一不下来,似乎能说明点什么。

    换成别的游戏,问问各个平台渠道也就大概知道数据了,可巴人集团的恶习难改,和tcg手游一样,根本不上渠道,自己开了安卓官网。

    这也就算了,还舔着脸跟渠道们说,这个游戏又不做收入,苹果店畅销榜排名不到50名就可见一斑,然后还要向自己的IP上抽渠道的流量,所以并不适合渠道。于是集团经过多方论证,忍痛就不上渠道了。

    然后看到《无道昏君》里边广告位上放出的视频,所有人都特无语,跟巴人海外引起群嘲的做法一样,本来是广告位的地方,现在全特么是《无道昏君》的各种IP内容,然后引导玩家关注各种自媒体矩阵账号,这样上了渠道,能要渠道的老命。

    虽然冷静下来的话,感觉巴人集团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即便存在这样的致命因素,如果有一个单一渠道能够拿到这样的吸量产品,而其它渠道拿不到的话,结果是什么?又是一场虹吸效应,在渠道间制造惨烈的此消彼涨现象。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这个特征和《乱世出山》一脉相承,当初《乱世出山》上渠道的时候就是不要脸的吸量,使得渠道们不得不接受巴人娱乐提出的各种不平等条款。过了一年,巴人娱乐变集团了,也变得更狠,同样的上线时间,同样的恶劣,单一渠道变成了巴人官网,倒是公平的很呢。

    因此灵犀虽然打听不到数据,但是看各渠道的反应,看看各个微信群里都在聊什么,差不多也能知道点什么了。所谓病毒式引爆网络,要的就是一上线就火爆,在各个通信口径中快速传播,就像当初的《旅行青蛙》那样。

    作为《旅行青蛙》的拥有方,有些心情实在是无法描述,特别是在掌握《旅行青蛙》全部游戏数据以及运营数据的情况下。关键是看到《无道昏君》和当初的《旅行青蛙》一样,都没有使用强迫裂变式营销的情况下获得了大量自然增长,虽然产品完全不一样,但是心情如出一辙。

    所以直到双十一这天,灵犀内部仍然有人墙裂建议重新修改TS,把《无道昏君》也纳入进来。特别是赵杰,绝对是个关键人物,一手操刀了《无道昏君》从制作到上线运营,绝对不应该放虎归山。

    “运营,运营个屁啊,人家根本就没做运营好不好?”老樊气得直冒烟,心说重新协商TS,且不说又要耽误一个多月俩月吧,关键是多少钱合适?你们以为楚垣夕像蛙儿子一样好说话啊?你们最近没看宣传是怎么的?人家现在都赋予《无道昏君》新的意义了,要借助这款IP成为天朝游戏界的UGC拓荒者,颠覆现有的游戏产品生产和上线标准!

    在前有《迷你世界》后有《代码乾坤》进行拓荒的情况下,自称拓荒者也是需要一定勇(lian)气(pi)的,但是人家连口号都喊出来了好吗?这时候去重谈TS不是把手伸过去给人剁吗?

    关键是楚垣夕不是说着玩的,最近这段时间双管齐下,一方面赵杰的新公司取名《戈壁网络》,仿佛致敬马勒戈壁,一方面已经开始收尸体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