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大相师 > 第七百九九十六章 胡扯!

第七百九九十六章 胡扯!

 热门推荐:
    在游戏中,左旸的模样其实早已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尤其对于那些曾与他有过一些交集并且手眼通天的大佬们来说,如果左旸不用任何伪装手段站在他们面前,被认出来其实并不算难……毕竟左旸始终占据着功力排行榜状元的位置,使得他们对他的研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左旸又不是完全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脸,难免会被一些手快的玩家截取一些图片。

    之前左旸就在论坛上看到过此类的图片。

    只不过他平时为人比较低调,又极少去那些人多容易沾染是非的地方,再加上装备穿搭不怎么讲究,几乎不会穿上无缺公子那套扎眼的白色锦衣招摇过市,玩家们在游戏中又各有各的事要忙,因此这方面的困扰还是挺少的。

    就算偶尔有人觉得他眼熟,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也已经走的很远了……

    但花满楼此前数次派人暗算左旸,对他的研究显然要比一般人更多一些,一眼认出左旸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事么?”

    左旸虚着眼睛看向了花满楼。

    他虽然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花满楼这个人,但两者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的接触,算起来还是头一次。

    其实主要是左旸懒得与他计较,否则也不可能等到现在才与这个家伙见面了。

    回想起来,第一次被【天下第二】的人偷袭,那还是在“快活岛”上的时候,左旸刚刚用不怎么正当的手段当着所有公会精英的面包揽了“斗场夺宝”的奖励,等同于虎口夺食,狠狠的拉了一波仇恨。

    而第二次,则是在一个叫做“埋骨地”的小山谷,当时是“拳法芬芳曾先生”想公报私仇,带着规模相当大的精英团前来围剿。

    这两次【天下第二】都没有从左旸身上掏到半分便宜,再加上在左旸看来,这两次算计都只能算是游戏中的小打小闹,而且都是事出有因,左旸虽然一向有仇当场就报,但也还没有到了睚眦必报的程度,所以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倒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偶然遇上如日中天的无缺公子,忍不住想打个招呼。”

    花满楼笑呵呵的说道,“认识一下,我是【天下第二】的会长花满楼,这位是我们公会的美女副会长水墨画眉,同时也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如此介绍的同时,花满楼一直偷偷注意着左旸与水墨画眉的表情变化。

    水墨画眉曾屡次指使他针对左旸,除了第一次照办并且吃了亏之外,后来又有了整个精英团在“埋骨地”被团灭的事,花满楼便一直以时机未到搪塞了过去,并且借机将水墨画眉邀请进了公会……所以他有理由断定水墨画眉与左旸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尽管他想尽办法旁敲侧击,也始终没能从水墨画眉口中探出什么来。

    当然,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花满楼其实是喜欢水墨画眉的,而且并不只是简单的网恋。

    他们两个都是官二代,只不过水墨画眉的父亲级别要比花满楼的父亲级别低了一些,都是一个圈子的,便有好事的人为两家做媒,可惜水墨画眉对这种事情丝毫没有兴趣,而水墨画眉的父亲也没有逼迫女儿完成政治联姻的意思,这个亲就一直没有相成。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花满楼见到了水墨画眉,竟从此对她一见钟情,不但让自己的父亲拉下老脸与水墨画眉的父亲再提此事,知道她在玩游戏之后,还在游戏里对她展开了追求……只可惜如此双管齐下,依旧没有奏效。

    直到数月之前,水墨画眉竟主动联系了他,希望他用【天下第二】的力量对付左旸,两人才正式有了交集。

    可惜。

    他并没有从水墨画眉与左旸脸上看到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

    “你好,你也好。”

    左旸分别冲花满楼与水墨画眉点了下头,而后淡然说道,“没别的事了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其实听到花满楼如此介绍时,左旸心里还是有些意外的,甚至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别扭。

    不过在用刚刚掌握的“天眼通”扫了水墨画眉一眼之后,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想不到这姑娘居然这么幼稚,居然想用这种方式来化解命理,也真是难为她了。

    这事,还得说他几个月前线下为水墨画眉的父亲治病的时候说起。

    当时左旸为她看了一次手相,手相中的感情线显示为“单岛纹”,这代表着水墨画眉此生的感情中将会面临一次命中注定的分离和一次戏剧性的相逢,不过最终还是会与所爱之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自此才能白首偕老。

    好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水墨画眉从此再也不与他联系,又屡次叫花满楼暗算他,甚至还口头上答应了花满楼的追求,加入了花满楼的公会,竟只是为了让左旸误会,好尽快完成“分离”与“相逢”的过程,从而尽快与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头偕老……

    闹了半天,面前这个在游戏中可谓呼风唤雨的最强公会会长,居然被水墨画眉当成了追求自己幸福的工具人。

    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左旸脸上虽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心中却还是有点同情花满楼的……这为工具人会长,是不是悲催了点?

    “等一下。”

    水墨画眉却在这时候叫住了左旸,直勾勾的看着他说道,“无缺公子,我听人你会在游戏里看相,能不能请你帮我看看我们两个缘分如何?”

    说完,她又对花满楼说道,“他给人看相要10两银子,给钱。”

    这姑娘也是绝了,这种情况下居然也没忘了帮左旸索要卦资,简直无情。

    “好说。”

    接过花满楼递过来的银子,左旸装腔作势的掐算了一番,终于说道,“不妥!”

    “这位姑娘虽是旺夫之相,但花满楼会长鼻头长有垂肉,并且嘴唇薄而上翘,此乃表面上看起来大方、实则内心小肚鸡肠、贪欲过多的面相,尤其长有一张锋利的嘴,属于得理不饶人、喜欢与人争辩的类型,这种面相与姑娘的旺夫之相相克,若结为连理恐怕不得安生,这是第一个不妥。”

    “另外,姑娘命理为水,花满楼会长命理为火,水火自古难以相容,你们若在一起,彼此的福缘都将被对方克制,非但不能和睦相处,还要因此承受许多无妄之灾,此乃第二个不妥。”

    “还有……”

    说到这里的时候,花满楼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气的大声骂道:“胡扯!简直是胡扯!眉眉我们走,别听这个神棍扯淡!”

    但问题是,花满楼鼻头下面确实长有垂肉,嘴唇也确实薄而上翘,这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