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1455节-尤里的电话

第1455节-尤里的电话

 热门推荐:
    扎布与陆三虎二人,或许都不太清楚。

    但是作为国家特殊部门的公务人员,叶潼却有仅限了解到李白的更多相关信息。

    比如说索马里各个土著部落承认的华夏大巫师,摩加迪沙郊区最惹不起的非官方大佬,单人战斗力爆表的大魔头……诸如此类。

    一家貌似毫不起眼,比苍蝇馆子还不如的简陋窝棚酒馆就是李大魔头的道场。

    佛系经营法居然匪夷所思的业绩良好,稳得一逼,都没有人敢来打主意,不论是地头蛇,还是过江龙都老老实实的,像李白这样的甩手掌柜真是没谁了。

    由于看着捉急,上级才派了一位在武术界有些江湖连带关系的大肌霸过来坐镇,没过多久就意外捡到了一位美款金刚芭比,验证了这家小酒馆果然是风水宝地。

    如果换成其他人来当这个老板,恐怕早就陷入各种打压和明争暗斗,这买卖迟早得黄!

    谁让李白是索马里一带有名有姓的新大佬呢?

    在短时间内得到本地势力的一致认可,这样的事情在此之前根本闻所未闻。

    其实也很好理解,只要杀得血流成河。

    有权有势也抵挡不住杀出来的名声,试问,谁敢不服?!

    -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陆三虎慢慢的咂摸出味道来,试探着问道:“李白,你在这里有亲戚?”

    听叶潼的话,李白似乎在这里有人脉可以借助的样子,找到熟人,托托关系,说不定就能把事情给办了,最后皆大欢喜,可不就是这样吗?

    李白瞅着他,十分不爽地说道:“你觉得呢?”

    东北办事,第一原则就是找熟人,托关系。

    尽管有时候托关系会更慢,但这是习惯问题,纯属不托关系就不舒服斯基。

    不过新一代的东北年轻人已经渐渐摆脱了这样的老规则,陆三虎还有一些老思想在作祟。

    “噗!~彪大爷,你家在非洲有老黑亲戚?我看你皮肤就怪黑的!”

    “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扎布捂着嘴,促狭的笑了起来。

    拥有上万亩地的大农户,春播秋种,抢种抢收,能不黑吗?

    彪大爷也是一老黑。

    “……”

    陆三虎无语片刻,这才笑骂道:“啊呸,鬼有才老黑亲戚呢!”

    谁家小子想不开,娶个黑婆娘进家门。

    如果是闺女找老黑丈夫,直接腿给她打断,把老**起来点了天灯,祭天!

    “嘿嘿嘿!”

    李白跟着笑了起来,他啥也没说,只是看了叶潼一眼。

    后者丝毫没有当场说破的意思。

    有些事情,扎布和陆三虎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反而是麻烦。

    “李白医生,能想想办法吗?”

    不论是507所,还是749局,两大特殊部门的基本盘都在国内,出了国门就是两眼一抹黑,叶潼完全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借助,或者说在他们这几个人里面,能量最大的恐怕就只有李白。

    嘀嘀嘀!~

    李白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这东西已经完全代替了他的手机,由于可以连接卫星的数据网,什么、淘宝、网页基本上都能够正常使用,就是贵了些,厚重了些,还有一根粗又长的天线用来增幅信号,其他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区别。

    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不过鉴于国内那些垃圾小广告不太可能打到这个号码上,李白还是接了起来。

    “喂!找哪位?”

    例行的套路,钓鱼电话肯定会上当。

    “李白吗?”

    说话的声音虽然是英语,却带着浓浓的毛子卷舌腔。

    李白没有选择挂断,而是疑惑地反问道:“我是李白,你是哪位?”

    “赫拉肖,我是尤里,很高兴认识你!”

    对面的声音立刻高兴起来,看来是专门找上李白的。

    “抱歉,我不玩红警。”

    李白不打算跟对方套近乎,啥尤里伊万的,一点儿都不想结识。

    他只是一个正经的职业医生,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打交道。

    “呃,我也不玩!不过那个尤里会的,我也会,嘿嘿,嗨,李白,听说你遇到了麻烦,我说的对吗?”

    主动找到李白的尤里虽然讨了个没趣,但是他似乎对当前的情况十分了解,听口气就像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

    李白语气不善地说道:“你干的?”

    特么,尤里会的,他也会,谁怕谁啊!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

    尤里没想到,李白反应竟然像刺猬一样,差点儿没扎上一手的刺。

    作为索马里的新大佬,他虽然并不畏惧,却不想招惹到这样的麻烦,对方背后的华夏维和部队可不是吃素的。

    “那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尤里先生!”

    对方想要拿到这次通话的主动权,但是李白却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不按常理出牌的连消带打,乱拳打死老师傅,直接搅乱了这个毛子的谈话节奏。

    “好吧!我承认你是个人物,那么就长话短说,我有办法解决你那里的麻烦,你可以选择一个优惠价,或者欠我一个人情,其实我更希望你选择后者,我们应该互相帮助,生意才能越做越大。”

    尤里的话听起来就像是老大哥想要提携后辈新人的口吻,钱不钱的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借助这次的关系,双方结份善缘。

    大家都在非洲大陆讨口饭吃,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敌人少堵墙,华夏人又是出了名的适合做朋友,不用担心背后捅刀子,能够结识一番,说不定能够达成长期合作。

    李白十分诚恳地说道:“抱歉,我是好人,不跟你们这些坏人打交道。”

    “哈哈哈,嘎嘎,哈哈哈!”

    对面直接笑出了鸭子叫,这个华夏人真是太幽默了,堪称本年度最佳笑话,足以让人笑够一整年。

    好人?

    侬在说啥咧?!

    江湖上谁不知道你的匪号:撒旦,大魔头,恶魔,魔鬼……来来来,小老弟,你觉得哪一个跟正经人有关联。

    劳资就喜欢你这样的。

    “不,这一点儿都不好笑!”

    李白吧唧把电话挂,笑你妹呢!

    “诶?”

    叶潼眼神儿直勾勾的盯着李白,刚才是哪个鬼打来的。

    不会是人家主动想要上门服务,却被你无情的回绝了吧?!~

    这是啥意思啊?

    叶潼连想打人的心思都有了。

    上面的领导还在涛涛不绝的讲着废话。

    神马中非人民悠久的历史渊缘,深厚的友谊,合作共赢,互相发展……诸如此类,除了浪费时间以外,对当下事态发展完全没有任何帮助的垃圾话。

    好吧,领导都是对的!

    下面的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应对工作依旧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这或许就是hr人事就职培训中,讲师忽悠员工们的一课《把信送给加西亚》,这种冠冕堂皇的主观能动性背后,却是领导的愚蠢和无能。

    作为临时会场的库房外面,兔狲“麻花”成功截住了不知所措的黄花狸。

    哟哟!小妹子你上哪儿去啊?

    “喵?!”

    黄花狸缩起了耳朵,弱小无助又可怜。

    “麻花”满脸狰狞的扑了上去……妖精打架其实没啥可看的。

    -

    位于刚果(金)第二大城市,卡南加的一座别墅里面,爆发出一声狗熊般的咆哮。

    “Пpnдypok,гpe6ahыn-y6людok,ocmeлnлcr-пoвecntb-tpy6ky,лn-6an,n-r-дoлжeh-пoka3atb-te6e,hackoлbko-cnлbho-Юpnn-mehr-yдapnл(混蛋,该死的家伙,竟然敢挂我的电话,李白,我一定要让你见识到我尤里的厉害。).”

    然后是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和碎裂声,整座别墅内一片噤若寒蝉。

    一群大毛神情淡定,视而不见。

    直到许久,一个金发碧眼的波斯猫尤物,从背后抱住了大狗熊一般的白俄毛子,温柔地说道:“尤里,那家伙不值得你生气,他会死在那里。”

    “死在那里?呵呵,我的小鸟儿,你完全不明白这个华夏人的可怕!”

    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总是能够平息一切怒火,胸口一起一伏的尤里迅速冷静了下来。

    mmp,以自己江湖大佬的地位,竟然被人挂电话?!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自己,他恨不得把对方吊在歪脖树下,用ak超度一万遍。

    让这个狂妄的家伙知道,“尤里的愤怒”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代价。

    “尤里,只是一个新冒出来的家伙,没有必要这么看重,像这样的家伙每年不知道要死掉多少。”

    金发碧眼的波斯猫尤物带着勾魂胜负的鼻音,凹凸有致的身躯紧贴着愤怒的大狗熊。

    “不不不,我的小鸟儿,这个华夏人如果放在传说中,他就是真正的屠龙者,明白吗?他真的能杀掉恶龙。”

    白俄毛子大狗熊摸着自己的小鸟儿,给她补课。

    “屠龙者?!”

    多米妮卡·叶戈罗娃一脸不可思议。

    仿佛这位大狗熊在讲述一个传说故事。

    “我给你看一段视频,绝对不是特效,我可以保证,里面的每一个镜头都是真实的。”

    白俄毛子大狗熊在说话的时候,拿起一台平板电脑,点了几下,屏幕上开始出现视频画面。

    镜头尽管有些晃动,但是画质却十分清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