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1445节-关键

第1445节-关键

 热门推荐:
    “不要吓到我们的客人,都散了吧!”

    有说话声传来,让第二次围拢过来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脚步一滞。

    “威尔斯先生,这些家伙太可恶了,不断挑衅我们,竟然还敢过来!”

    “他拍了詹姆斯的视频,一定会断章取义,一定要扣下他们的手机。”

    “还用假手雷吓唬我们,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对,不能放过他们!”

    连续吃瘪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不甘心就此罢手,依旧气愤难平。

    “好了,我知道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一个黑人男子走了过来,摆了摆手,他似乎是动物保护组织的领头人,那些人才不情不愿的散开。

    其中一些人还回头狠狠的瞪了李白一眼,就是这犊子不仅拍詹姆斯的视频,还给他们塞手雷。

    对方来到叶潼和李白等人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诸人,以西方式的客套说道:“华夏有一句话,相见即是缘份,有兴趣喝一杯茶么?我这儿还有一些点心。”

    这个点儿不是喝酒的好时间,只适合喝茶,而且下午茶是英国人的习惯。

    欧美人的饮品习惯往往是上午咖啡,下午红茶,晚上喝酒,如果加夜班,则会继续选择咖啡。

    华夏的饮品比较多,有凉茶,药茶,花茶,绿茶,黑茶,红茶,白茶……光茶叶种类就成百上千,如果再细化的话,更是数不胜数,比较合适的搭配方式是上午绿茶,振奋精神,下午红茶,调理肠胃,晚上黑茶,放松脑神经,比较符合人的生理活动周期。

    咖啡这种饮品因人而宜,虽说咖啡提神,但有时候睡前来一杯咖啡也是可以接受的。

    叶潼当即代表其他人接受了对方的邀请,说道:“非常感谢威尔斯先生的邀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尽管东西方文化存在明显的差异,但依然还是存在共同之处,喝一杯的潜台词在此时此刻便有了一些聊一聊,甚至谈判的意味在里面。

    黑人男子威尔斯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白,说道:“请跟我来!”

    他领着叶潼等人,来到正在搭建,仍未完工的窝棚。

    采用脚手架钢管、彩钢瓦和防雨布简单拼凑起来的棚子仅限于挡挡雨水,但是只要风力稍大一些,就会裹挟着无数雨点,毫无阻碍的灌进来。

    “请坐!”

    将华夏人领到一张长条桌旁,黑人男子威尔斯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打开了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几只花纹骨瓷杯,一一放到众人面前,再给茶壶冲泡了满满一杯大吉岭,这才从另一只箱子里面,拿出两个铁皮罐子。

    一个罐子装着司康饼,一个罐子装着松饼,很典型的英伦下午茶套餐。

    叶潼心下了然,试探着问道:“威尔斯先生是英国人?”

    “威尔斯·布莱克,很高兴认识各位!”

    黑人男子将两种点心,装到白瓷盘里,放到了桌上,这才开始给众人倒上刚刚泡开的红茶。

    热气腾腾的茶汤虽然还没有到最醇浓的时候,但是茶水已经被染成了酒红色,仿佛红葡萄酒一般。

    红茶在英语里面叫作blak-tea!

    red-tea确实存在,指的却是南非rooibos(路易波士)的种子,又叫博士茶。

    为什么明明是红的,却被叫成黑的,还不是因为英国人没文化,以讹传讹的结果。

    “我是叶潼,这位是李白医生,扎布,这一次过来并不是找贵方的麻烦,也无意与动物保护组织为敌,正相反,我们也是支持保护动物的,希望双方能够通过互相理解和正确的沟通,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以便于找到更稳妥的办法,达成共识。”更新最快 电脑端::/

    到底是官派人员,叶潼一张口,就是滴水不漏。

    没错,我们是来寻求合作的,不是来树敌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没有必要箭拔弩张,此前都是误会,大家一起坐下来,还都是好朋友嘛!

    “兔狲在贵国似乎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也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中的近危品种,你们似乎非法拘禁了一只,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

    动物保护组织首领,黑人男子威尔斯·布莱克直接亮剑,空气中仿佛闪烁着刀光剑影。

    “那只兔狲是陆三虎同志的伙伴,它,呵呵,是有证的。”

    叶潼四两拨千斤。

    非法饲养或驯养野生保护动物,对应的不是禁止饲养或驯养,而是合法。

    只要有证,连枪都能够拥有,更何况是野生保护动物。

    就像军犬,退役后享受国家退休干部待遇,要不在干休所养老,要不转业到地方,继续在公安部门发挥余热。

    但是也没有说,个人不能收养军犬,只要条件符合,审批通过,照样能够成为家庭伙伴的一员,这个口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堵死。

    一句有证,怼得动物保护组织首领无话可说,他继续下一个问题,说道:“那么,刚才有人在拍詹姆斯,似乎涉及到个人隐私,我希望贵方能够交出手机,让我们清除拍摄下来的视频。”

    那个在储水罐里洗澡拉屎的土黑子挨上一顿臭揍,于情于理都无可厚非。

    更何况白人壮汉詹姆斯并没有下狠手,因此不论放在哪里,他出于激愤的行为并不算什么大过错。

    可是就怕有人断章取义,单纯的传播一个白人壮汉殴打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黑人。

    “你不是黑人么?怎么不帮自己的黑人兄弟说话?”

    李白好整以暇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机。

    那段十几秒钟的视频就在这台手机里面,对于这个动物保护组织来说,算得上一个不大不上的麻烦。

    “我是英国人!”

    威尔斯就像一位从容不迫的英国绅士,严肃认真的端着自己手里的骨瓷茶杯,仿佛非洲大陆的黑人与自己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种似的。

    你妹的英国人,往前推一百年,就是一黑奴。

    这货竟然是属荸荠的,外面黑,里面白,也不晓得自己身上的泥有没有洗干净。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李白依旧玩着手机,淡定的看着对方,有种你来打我啊!

    如果能够把李大魔头按在地上使劲儿摩擦,那么自然无话可说,威尔斯想怎样就怎样,拥有为所欲为的资格。

    但是……这是不可能滴!

    彩钢瓦棚子里面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威尔斯端着花纹骨瓷杯,小指不断点击着瓷面,显然在做心理斗争。

    究竟是动手呢?

    还是继续讲道理呢!

    仅仅几句话聊下来,可以看得出,这些华夏人真的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否则也不会仅仅只有三个人,就敢来到他的地盘,难道就不怕挨上一顿打吗?

    事实上,李大魔头是不怕的,“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扎布也不虚,来自507所的叶潼同样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所以威尔斯虚张声势的无形沉默压力对于三人而言,远远不够看。

    叶潼三人始终不作任何表示,脸上依旧保持着从容的微笑。

    沉默是一把双刃剑,用的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

    时间一长,压力倒卷回来,被死寂一般的安全给笼罩的威尔斯终于忍不住主动打破双方之间的僵局。

    “你们该如何解决那些蛇?”

    “取决于你们的真正想法!”

    叶潼不是三岁小孩,又将皮球轻轻的踢了回去。

    “你们想怎么吃?红烧,油炸,清蒸,炖汤,炒丝,还是乱炖。”

    李白神一般的补刀。

    “……”

    威尔斯看着大魔头,你是来搞事情的吧?是来搞事情的吧?还是来搞事情的吧?

    “我要全吃一遍。”

    作为村寨人员,扎布一点儿都不忌口,反而还有些小期待。

    他与李白互相对视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大人只会全要。

    “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作为动物保护组织的首领,威尔斯·布莱克绝对无法接受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及吃那些动物,这简直就是罪恶。

    “你不是素食主义者,不,你不是饮食主义者。”

    李白直接跟对方杠上了。

    你不吃动物是吧?众生平等,也不许吃谷物、菌菇和蔬菜等,干脆饿死得了。

    这种互相伤害式嘴炮,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叶先生,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威尔斯感到自己开始头大,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跟自己讲道理。

    这会儿再看不出来,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这个动物保护组织的干部。

    叶淇看了看李白和扎布,向威尔斯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值得信任。”

    他哪里听不出来,这个老黑想要跟自己私下谈条件,多半是什么见不得光的py交易。

    这一次的任务重点果然是在动物保护组织身上,而不是蛇窟里面的蛇群。

    相比之下,那些蛇反而是最好解决。

    主动要求加入的年轻医生李白果然在第一时间抓住了关键所在。

    “他们……”

    威尔斯的目光在李白和扎布身上来回打着转,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我需要兰顿·霍克维尔收藏品中的一件!”

    “收藏品?一件?!”

    这件事情果然不简单,叶潼开始认真起来。

    “是的,是……一块泥板!”

    威尔斯还是将那件收藏品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