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1082节-前辈

第1082节-前辈

 热门推荐:
    除非是最资深的机械师,否则很难从发动机的声音中分辨出车辆的状态,听音修车仅限于一些顶尖高手。

    李白一边东摸摸西看看,一边顺便询问维修班的战士关于这些战车的使用情况。

    因为是老爹在用,他才选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帮忙参考一下。

    当他检查完这八辆装甲战车,老李和钱团长终于结束商讨,并肩来到维修班的车库。

    钱团长笑眯眯地问道:“小薛,看的怎么样啊!”

    他和老李相谈正欢,很快敲定了大方向和许多细节部分,随时可以着手写申请报告。

    “李白同志也算是半个专家,嗯,很有经验,应该是感觉不错的,我们的这些战车平时保养都很用心。”

    薛少校不得不硬着头皮说着违心话。

    明明是个医生,却每每都能问到这些战车的关键点上,完全瞒不住车辆的真实情况。

    难道这个年轻人小时候还拆过86式步兵战车,居然还是个老司机。

    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这八辆战车虽然还没有真个发动,老底却被摸了个七七八八,好像这家伙修过这些战车一样。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如果真把对方简单的当作李局长的儿子或者只是一位年轻医生来看,恐怕那就大错特错了。

    “小白,还行吗?”

    老李看到儿子一手黑乎乎的油泥,就知道没少摸这些装甲战车,看来应该有些发现。

    特种大队的熊孩子,有些是偷开过装甲战车的,自家小崽儿就是其中之一。

    你能指望坦克和装甲车装有启动钥匙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千防万防,也防不住军营里面的军属子弟,这其实也是一个学习过程。

    终日耳濡目染之下,使得军属子弟最容易出好兵,出强兵,一代二代三代……代代都是兵,全家兵,全族兵,亲戚好友全是兵,这种情况并不鲜见。

    放到古代还有一个名气并不小的说法,叫做将门。

    杨家将,岳家军,戚家军,这些都是将门子弟,一打仗,不止是父子兵,还有家族兵,特么死一个,绝逼是全军都要拼命的,这样打仗能不赢吗?

    他们一辈子都是在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代代参军入伍,男的拼光了,女的上,年轻的拼光了,老的上,老的拼完了,小的再上,前仆后继的奋战沙场,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躺在病床上老死。

    正因为有这样的一支族群在,才能保证国家不会灭亡。

    “磨损比较大,有三辆车的状态还稍微好一些,最好多备一些零件,老爹,谈妥了吗?”

    李白向维修兵讨了块肥皂角儿,在水龙头底下打沫,洗去油泥。

    不过摸到装甲战车角落里的陈年老油垢,可不是用肥皂就能洗掉的,再怎么洗,手上也依然会留下淡淡的黑印。

    大概只有自然脱离一层角质,才能消除这些残余顽垢,至于用法术或罡气驱逐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谈的差不多了,需要等两天才能有消息。”

    老李点了点头,他和钱团长达成了意向,只要申请报告一出炉,就等着上级的批复。

    现在讨论出两个方案,一个是直接落户到回马县公安局,那个是挂靠的地方部队,使用权归县公安局,也就是个名义上的问题,难度相对低一些,只要涉及跨战区就行。

    不过具体哪个方案最可行,还要看东部战区高层的意思,里面涉及的领导和部门多了。

    “在这里再玩一会儿,晚上留下来吃顿便饭!”

    或许是军人之间的惺惺相惜,老李的脾气很对钱团长的胃口,直接出口相邀。

    他特别羡慕老李能够有机会带人实战,这在承平已久的东南沿海地区,根本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枪都不敢随便出军营,哪里想回马县一样,虽然都能把59坦克拉着到处跑。

    地方上也没什么大事,就算是棘手一点的犯罪分子,通常都由公安系统内部就消化了。

    也就是前年,意外逮到一个误入演习区域的危险分子,让人有一种要么不来,一来就是条差点HOLD不住的大鱼。

    好悬是逮住了,不然险些弄出伤亡,让整个团上下面子都有些挂不住。

    这会儿有一位来自一线基层,实战经验丰富的局长,而且还是特种大队出身,哪怕是司务长,都依然不能小觑。

    所以钱团长特别想借着这个机会,拉着老李好好交流交流,分享一下回马县的作战经验。

    别看李局座带的是一县公安局,但是行动规模并不比正经的军队逊色多少,特种大队的司务长,并不止是会管后勤那么简单。

    “行啊!咱哥俩好好聊聊!”

    老李也很痛快,直接答应了下来,毕竟装甲战车的事情还要拜托对方。

    双方多聊聊天,多吹吹牛,多沟通一下,办事还能尽心一些。

    他看向自己的儿子,说道:“小白,你下午没什么其他安排吧?要是有活动,尽管去好了,我自己能回去。”

    老李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儿子的活动。

    “没事,反正闲着也闲着!”

    李白摊开双手。

    女朋友戴安娜不知道跑到哪里神龙见首不见尾。

    清瑶妖女由小红鲤看着,除了偶尔会添添乱以外,基本上没什么可担心的。

    自己留在这里才能把老爹接回去,不用再麻烦人家,还要另外安排车。

    “正巧,我们去礼堂,那里刚好有个活动!”

    钱团长看了看手表,一挥手,指向远处的大礼堂。

    军队里没有过年的说法,最多年三十的时候,搞一顿好菜,大家打打牙祭,等到了年初一,训练项目一样都没停。

    这会儿大礼堂内呼喝声不断,时不时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显得极为热闹。

    尽管没有开空调,一进入礼堂内,就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暖意,与外面湿冷的气温有明显的差异。

    三百多个战士,每个人都像一台人形小火炉,不断散发出热量。

    大礼堂中央铺着几十块缓冲垫,战士们围坐在四周。

    缓冲垫上正有十几个人,穿着防护装备,正在一对一的徒手格斗较量,一个个都在奋力挥拳出脚,乒乒乓乓的汗如雨下,相当热闹。

    还有几个人在缓冲垫上不断游走,协助指导他们的架势和战术。

    李白瞅到其中一人,咦?还挺眼熟!

    那不是谁谁谁么!

    “这么热闹,在格斗训练呢?”

    李局座第一眼就看出了名堂,回马县公安局平日里没少这样的训练,他经常会亲自喂招,靶场上的枪声终日不断,连带着整个县公安局的战斗力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准,在各县之间也是当仁不让的坐头把交椅。

    “从外面请了几位高手,专门帮忙来指导一下,李局长,你也给战士们露两手吧?”

    钱团长有心称称老李的份量,百闻不如一见,他就想亲眼看一看,是否真的如传说中说的那么神。

    军队里面虽然也讲资历,但是拳头比资历更重要,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不然只会摆老资格,光耍嘴皮子,怎么保家卫国。

    老李自然听出了对方的言下之意,嘿嘿一笑地说道:“钱团长,是文练还是武练?”

    “当然是武练,十年花架子也比不上一场烂架。”

    钱团长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区别,他要的是真正交手的经验。

    “行啊!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就这些小鸡崽儿,不如一块儿上吧!”

    老李瞅了瞅场上的那些年轻人,一个个生龙活虎,就像小老虎一样,但是在他眼里,却远远不够看。

    要是一伸手就撂倒了,那样还有什么意思?

    “一块儿上?”钱团长有些狐疑,说道:“李局长,你没开玩笑吧?”

    “光靠吹牛,可当不上司务长!”

    老李脱下外面的羽绒衣,正准备交给儿子。

    场上正在协助指导训练的一个女兵直直地走了过来。

    一身簇新的作训服,英姿飒爽。

    啪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

    “前辈好!”

    “哎!小姑娘真有礼貌!”

    老李真是有点意外的惊喜,远在千里迢迢之外的湖西市,竟然还有人认识自己。

    立刻有一种老子声名在外的骄傲感。

    正要抬手回礼,却见那个丫头的视线不对,竟然是冲着自己身边的儿子去的,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前辈,您怎么来了?”

    哎!这不对啊!

    小姑娘啥眼神?

    自己明明就站在这里,根本没有挪动过窝,咋就跑偏了呢?

    “你好,俞玥!”

    捧着老爹羽绒衣的李小白一脸尴尬,他连忙冲着边上努了努嘴,小声提醒道:“这是我老头子!”

    “啊!”

    俞玥惊讶了一声,这才发现李白身边的老李,立刻陷入了尴尬,小脸儿涨得通红,补救般结结巴巴地说道:“伯父好!”

    把人家老爹给无视了,这个罪过就大了!

    “你好你好!”

    老李脸上笑嘻嘻,心里却是想MMP,手痒,劳资滴武装带呢!

    他就整不明白了,小白跟自己站一块儿,怎么就成前辈了呢?

    难道自己越活越回去,脸上显嫩?!

    这特么的不科学!

    -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