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977节-虫暴动

第977节-虫暴动

 热门推荐:
    “怎么样,孙医生,陆主任,这个地方可以吧?”

    朱干事察言观色的打量着省卫生厅的陆力和医疗队领队医生孙书辉。

    他自己是满意的,不过最终意见,还是看这两位。

    “孙医生,您看怎么样?”

    陆力将选择权交到了孙书辉手上。

    祠堂不祠堂的,并不是重点,更何况七水坳村赋予了这座建筑更多的功能。

    “好,很好,非常好!”

    干净,敞亮,与附近下半边用石头片子叠起,上半边用夯土的房子完全不一样,在村里完全是鹤立鸡群的青砖大瓦房,孙书辉医生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里的条件甚至不输于乡里的大礼堂。

    “哈哈,这就行!随便摆,随便摆!”

    崔村长哈哈大笑,得意的点起了水烟筒,七里坳村穷归穷,但是咬咬牙,还能够盖起一座像点样子的房子。

    “孙医生,你们是先休息一下,还是……”

    百口乡的朱干事询问着医疗队的意见。

    “没关系,趁着天色还早,先把场地收拾一下。”

    领队医生孙书辉看到院子里有蚊虫在飞舞,角落里的排水沟边上居然还蹦着青蛙,大门外有狗子在好奇的探头探脑,这些都是不安全的病菌源,必须经过处理才能够使用。

    他拍了拍手,对着李白等人大声吆喝起来。

    “大伙儿先把东西找地方放下,然后一起清理场地!”

    卫生防疫不做到位,治疗效果减三成,搞不好还容易得新的病。

    西医还没有发现消毒方法之前,那可不止是减少治疗效果的问题,而是直接关联死亡率,而且高的吓人。

    那个时候的西医,一手救人,一手杀人,可不是说说的,现在说医生是最好的杀手,其实是过去的遗毒。

    四辆牛车上的行李和物资箱陆续卸了下来,暂时堆在中厅祭堂。

    载着四只野猪的牛车则直奔村长家里,有人会负责洗剥干净,炖煮也好,红烧也罢,村里有的是能够烹饪野猪肉的好手。

    待到了火候,野猪肉是一等一的鲜香可口。

    在开始动手前,医疗队等人还入乡随俗的给七里坳村的祖宗牌位依次上了一炷香,小声祷告了几句,若有打扰,请多多包涵。

    自古皇权不下乡,村长只在本地当,唯独流官制在村级单位不好使,空降的村官往往没有编制。

    所以说,传统风俗的乡规民约影响还是很大的。

    要是冲撞了人家的祠堂,人民群众爆发群体性事件,为此挨上一顿打,别说乡政府,就算是县政府也绝对不会为此出头,所以打了也白打。

    即便崔村长一个劲儿的客气,可是医疗队上下还是不敢大意,问询了各种禁忌,才小心翼翼的动手收拾场地。

    照例是放了84消毒片的水到处喷,空气中开始弥漫淡淡的刺鼻味道。

    往阴暗的角落里撒上石灰,有积水的地方尽可能扫除积水,实在清除不掉的,直接丢一片84泡腾片,消毒范围甚至扩张到祠堂的墙外。

    同时封闭了中厅与后厢的月亮门,让上下学的学生们从后门出入,避免这些孩子进入医疗队所在的诊疗区域,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和危险。

    医疗队随即又买空了小卖部的所有库存蚊香和杀虫喷雾,当即到处点,到处喷,喷空了好几个罐子,依然挡不住山里蚊虫们的热情。

    毕竟村里的卫生条件远远没有办法与乡政府大礼堂相比,蚊蝇不仅数量多,个头特别大,还十分凶猛。

    咬上一口,立刻就是鸡蛋般大小的包,又痛又痒。

    医疗队的卫锦医生就不幸中了招,被咬了两口,一处在脖子后面,一处在手背上,眼见着肿了起来,脖子歪了,手背上像挂了个大馒头,亏得自己还是带了驱赶蚊虫的自制香包,可是哪里想到山里的蚊子竟然如此穷凶极恶,明目张胆的来咬他。

    其他人见状,拼命往自己身上喷驱蚊水,没把蚊子怎么样,先把自己给熏的差点儿鼻炎都犯了。

    幸亏提前带了驱蚊药水,否则还不知道会被叮成啥样,这般热烈欢迎的架势,太吓人了有木有?

    跑得贼溜快的蚰蜒,蹦来蹦去的蟋蟀,张牙舞爪的蜈蚣,手指头粗的马陆,满地乱滚的鼠妇……一下子就像捅了虫子窝一样,让医疗队见识到华夏西南山区的独特“风景”。

    MMP光看着就瘆人,连忙用喷罐一通狠喷,最后硬生生扫出两簸箕的尸体,依旧还有虫子不断从大小缝隙里往外冒,直奔人的脚下。

    这还是村里最干净整洁的祠堂吗?

    村子里的建筑多用石片堆砌,缝隙多的数不胜数,最易藏居虫豸,完整的食物链让这里的虫子数量多的惊人。

    “这不行啊!虫子,还有蚊子太多了。”

    耳边再次传来嗡嗡声,孙书辉皱着眉头不断挥手驱赶,一只比蝴蝶小不了的大蚊子悻悻然的躲了开去,依旧在周围晃悠着,伺机寻找再次下嘴的机会。

    “没办法,没办法,山里就是虫子多,不止是蚊子,还有各种蜘蛛,蛇和蜈蚣之类的,数量更多,我家里都有好些呢,你们城里人不太习惯,我再想想办法!”

    崔村长看到医疗队备受蚊虫困扰的样子,一直陪着笑。

    七水坳的村民们早已经习惯了与蚊虫生活在一起,皮糙肉厚的,也不在乎被多咬几口。

    能有什么办法呢?

    除非用一个超级大的蚊帐,将整个祠堂笼罩进去,出入还得小心,不然那些狡猾的虫子依然会见缝就钻。

    “要不到房间里怎么样?找几个房间,好好熏杀一遍。”

    百口乡的朱干事提了个建议,既然虫子太多,中厅摆不开来,不如换到小房间里,在门口支一块纱帘子,多多少少能够抵挡一些。

    “房间都太小了,有些东西根本摆不开,而且还分散,非常不方便。”

    医疗队的领队医生孙书辉直摇头。

    他看中的是中厅这块大场地,有遮挡,还通风,既可以放置设备,也能摆下桌椅床位,正适合医疗队就诊。

    如果换成狭小的厢房,空气不流通,还容易引发交叉感染,医疗设备不太好管理。

    除此之外,还怕有人手脚不干净,随便偷点儿摸点儿,或许不值什么钱,但是绝对能给医疗队带来极大的困扰。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崔村长急得团团转,祠堂已经是村里条件最好的房子。

    如果换成自己和村民们的家里,恐怕条件还不如这儿,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

    李白慢吞吞地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他是遭到恐怖虫群大军袭击中最淡定的一个,即使不催动罡气或法术,依然没有虫子敢往身边凑。

    “小李,你有什么办法?”

    众人齐齐往李白望来。

    “这个!”

    李白假装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婴儿巴掌般大小的绿色鳞片。

    刚一掏出来,整个院子里的虫子拼命往墙角钻去,有些聪明点儿的,直接奔向大门口。

    那些环绕着人们周围飞来飞去,蠢蠢欲动的蚊子,头也不回的飞过院墙,往远处逃去。

    “鱼鳞?”

    孙书辉脱口而出,这么大的鳞片,他所能够想到的就只有大鱼了。

    华夏幅员辽阔,有再大的鱼都不稀奇,只是少见罢了,并不是没有。

    “嘶,像是蛇鳞,不过这也太大了,是森蚺的森片吧?”

    倒是中医卫锦确实有些眼力,尽管确实有鱼鳞能够有这么大,但是这片鳞的形状并不太像鱼的鳞片,反倒像是蛇身上的,更不是穿山甲的。

    “是龙鳞!”

    李白抛了抛手中的这枚绿色鳞片,然后准确接住。

    青蛇大妖的残留气息威压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急急如律令!

    “虫子没了!”

    正备受虫子困扰的牙医沈易思惊讶地大叫了起来,所有人才发现满院子只剩下一些没法动弹的半死虫和已经死透的虫尸,方才到处乱爬的虫群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耳边也不再听到嗡嗡的讨厌声音。

    想想时间,根本就是从李白拿出那枚绿色鳞片时,那些虫子就开始仓皇败退。

    “龙鳞?骗人的吧!你从哪儿弄的龙?”

    孙书辉一百个不相信。

    龙是什么?华夏的图腾兽,压根儿就没有实物,还弄龙鳞?也不知道是从哪条大青鱼身上剥下来的,逮着机会糊弄人呢?

    “虫子,虫子,好多虫子!”

    “啊呀!怎么这么多虫子!”

    “虫子全出来了,要地震了!”

    “好大的蟑螂,这是要成精啊!打蟑螂!”

    “小四,你床上有蜈蚣跑出来了,快打。”

    祠堂外面突然一阵鸡飞狗跳,各家各户都有人在叫喊,说什么虫子跑出来了。

    看到各种各样的虫子从角落里冒出来,有管自己逃跑的,有拿起各种家伙扑打杀虫的,什么书本,报纸,扫帚,甚至开水,只要能弄死虫子,随便什么都可以。

    更多的虫子汇聚到村中的道路,集体往村外跑。

    本应该对这些虫子极有兴趣的鸡鸭鹅等家禽却一个个缩头缩脑,瑟瑟发抖,完全无动于衷。

    甚至个别胆子小的家鸡干脆拱起翅膀,作俯首举翅投降状(鸡确实有这个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