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836节-地道

第836节-地道

 热门推荐:
    地面上阳光普照,地道内却是阴风徐徐。

    只不过缓慢扑面而来的凉风并不潮湿,吹到人脸上,除了带有一股尘土味以外,倒也并不难闻。

    救援组成员们身上的照明装备不止一个,主要光源还是脑袋上的帽式矿灯和手提野营灯,使用的电池可以持续供应10小时左右。

    十几盏灯光照得队伍前后有如白昼,沿途不断放下的电线和光纤维持着间隔的照明和通信保障。

    李白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手上的精钢撬棍时不时敲打着地面和墙壁,尝试能否触发地道内暗藏的机关。

    其他人并没有察觉到地道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清瑶妖女并没有过来,自然也没有什么“蛇王”带路,但是一片蛇鳞却静静的放在李白的口袋里,散发出来的奇异气息让各种蛇虫鼠蚁主动退避三舍。

    生物本能让这些小东西不由自主地生出“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的恐惧反应,纷纷往远处仓皇而逃。

    “难道这里是摩罗教徒挖掘的,墓主是个王子,生母多半跟摩罗教有关,这走的是上层路线么?”

    救援组里的考古队助教姜越时不时打亮手电筒,对着通道墙壁上一些奇异的符号猛照,嘴里嘀嘀咕咕,似乎不止是参与救援行动,还有一些沿途考古的意味。

    跟在李白身后的风水师摆着罗盘,不断确认队伍所在的位置和前进方向,听到了来自队伍中间的自言自语,回过头来问道:“摩罗教是什么?”

    “小教派,早已经消失了,西夏的国教是佛教,但是道统之争哪里有那些小教的生存空间,自然是打压没了。”

    考古队助教对摩罗教有过一些研究,但是遗留之物极少,仅剩下一些只言片语,比不见史书的大白高国(西夏)还要惨。

    古代的道统之争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再满口仁义道德的宗教也会毫不留情的挥舞屠刀,斩杀那些不肯皈依的异端。

    两千多年前的华夏土地上还有白人种族,但是硬生生被几轮种族灭绝给杀绝了。

    都说华夏的民族精神就像竹子一样坚韧不拔,可是许多人却忘了,竹林里面还有其他植物么?

    即使有,也叫作竹荪,不当孙子就活不下去。

    至于敢啃竹子的动物里面,要不是熊猫数量太少,不然就会像竹鼠一样,随便找个借口就给炖了,特么吃太多了,打架伤了,中暑了,看着不爽了……反正都是死路一条,谁让它弱小无助又可怜,还好吃。

    所以,老祖宗们都明白着呢!

    救援组里有人疑惑道:“摩罗教在王陵底下挖地道?这很奇怪啊!”

    “确实很奇怪,墓葬里面是佛教的东西,但是地道内却有摩罗教的印记,这个王子墓很不一般,恐怕只有走完这条地道,才能知道真相。”

    姜越助教一边回答着,一边继续打量沿途看到的那些符号,因为掌握的资料太少,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深入地道百余米,救援组发现了考古队的探索机器人残骸。

    履带等残片散布在十几米的通道空间内,似乎被什么东西撕扯的支离破碎。

    负责保护救援组的两个民警成员立刻紧张起来,双双掏出手枪,子弹上膛,一前一后警戒起来。

    闪光灯连闪,有人拿着单反相机在拍照取证。

    这一路过来,不仅会有照片,还有视频留档。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风水师周水根捡起一块金属残片,看着上面清晰可见的牙印,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片金属残片属于履带部分,十分结实,却被轻易撕扯,基本洞穿出几个小孔。

    他正要去摸缺口,却被李白拦住。

    “不要去摸,上面有毒!”

    在灯光下依然看不分明的些许残留,却躲不过琉璃心的明察秋毫,就像平原上的大山一样清晰可见。

    “啊!毒?”

    周水根吓得一失手,残片掉落在地上,残片边缘有尖锐毛刺,很容易刺破皮肤,让毒素趁虚而入。

    “对!别赤手去摸,一旦有了伤口,毒素就会侵入,后果很严重。”

    李白不想在这个时候平白浪费一颗解毒丹药。

    也有人想要捡起一两块残片,但是听到李白的话,立刻就放弃了这个冒失的举动。

    “是什么东西?这么毒?”

    “没听说过,连铁片都能咬穿,至少也得是老虎豹子或者鬣狗吧!”

    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起来。

    在队伍后面警戒的民警有些懊恼地说道:“没有带警犬下来!”

    “不用担心,我们不会碰到那种东西!”

    李白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他已经继续往前走。

    “不会?不是没带蛇王吗?”

    风水师周水根有些疑惑,如果李医生带了那条蛇王,他倒是不用担心会碰到地道里那种能够将探索机器人咬烂的不明生物。

    可是李医生分明说了没有带,却又为何作出如此自信的保证。

    “虽然没有带蛇王,但是我有带宝物!”

    李白摸出了那枚小孩子巴掌般大小的碧绿蛇鳞。

    “这是什么?”

    灯光下,仿佛翡翠一般的鳞片让周水根吃了一惊。

    鳞片就有如此巨大,那么本体一定非常可观,绝对是一头庞然大物。

    “蛇鳞!非常辟邪!”

    李白展示了手中的鳞片后,又收了回去。

    “啧啧啧!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四象之一的青龙啊!”

    周水根咂着嘴,羡慕不已。

    蛇又被称为小龙,若是体形足够大,当作龙来看倒也没有错,清瑶妖女要是在这儿,一定会把这位风水师的话当成奉承话。

    大青蛇称作青龙,完全符合风水学的抽象化视觉理解,连山川河流都能当作龙等百兽来看,更何况是蛇?

    地道的长度出人意料,始终不见出口,连岔口都不曾有,仿佛无穷无尽。

    当计步器推算出已经走了两公里时,携带的电线和光纤都已经消耗殆尽。

    如果再往前走,恐怕真的要与外面失联。

    救援组的脚步停了下来。

    一位专业救援队出身的成员说道:“还要继续往前吗?这里感觉就跟迷宫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