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716节-第二局

第716节-第二局

 热门推荐:
    “嘿嘿嘿!我赢了!”

    站在浅井司身后的“影狐”残忍的笑了起来,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苍白的脸色再加上嘴角的血迹,看上去就像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他使尽全身力气拧动刀柄。

    浅井司的身体一阵抽搐,眼中的生命光彩迅速黯淡下去,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交待就当场丧命。

    “呐呢!”

    东条与内藤家一方的人齐齐站了起来。

    他们这一方的高手竟然被杀了。

    怎么可能?

    浅井君明明重创了那个拿匕首的卑鄙小人才对,对方的内脏遭到重创,还吐了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转眼间的逆转让东条宗守与内藤信一一时间难以接受。

    “呵呵!”

    东瀛雇佣兵“影狐”抽出匕首,浅井司的血立刻喷了他一脸,变得更加狰狞。

    在战场上寻求生存之道的战争鬣狗们,只要还有一口气,依然会想法设法咬死对手。

    “幸不辱命!”

    “影狐”想要鞠躬致意,勉强笑了笑,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事实上当他将锋利的匕首捅进浅井司的脖子里时,身体就已经到了极限,最后扭动刀柄更是透支了最后的精气神。

    “第一局,清田家胜!”

    Duang!铜锣被敲响。

    尽管“影狐”重伤,是否会死,但是他的对手浅井司却已经先一步去见了天照大神,所以第一局的生死斗胜负并没有可能争执的地方。

    “八嘎!”

    东条信守重重一拳砸在身下的草席上。

    与对面的欢呼声大起相比,出师不利的东条与内藤两家则显得有些肃杀萧瑟,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

    急救医疗人员抬着单架冲上生死斗场,将一死一伤抬走。

    “啊!就这样杀死了,太可怕了。”

    双方的小字辈儿们无不看得目瞪口呆,第一局的交手时间并不长,却格外激烈,最终结局也同样出人意料。

    许多人看的心底寒气直冒,财阀之间的生死斗残酷的可怕。

    生死斗场地周围摆着数台摄像机,天空中还飞着无人机,摄像头不断伸长或收缩,似乎正在进行现场直播,将实况转给场外的投注者。

    角落里还有主持人涛涛不绝的身影。

    “厉,厉害啊!”

    “我还以为那个拿刀的会死呢,没想到戴着拳头的先不行了。”

    “背后一刀,太恐怖了。”

    “换成我,大概会被秒杀吧!”

    不少人交头接耳,像这样的生死斗极为难得一见,要不是双方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也不会由东瀛高层大佬主持用这样的方式彻底解决恩怨。

    Duang!

    “第二局,开始!”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东条宗守向一个虎背熊腰的白人说道:“阿历克斯先生,拜托你了。”

    现场有翻译,将这句话转成了俄语。

    “没问题,我会把他们砸成肉泥!”

    阿历克斯·尤里耶·马克西姆长身而起,他身上披挂着厚重的铠甲,就像一位全副武装的中世纪骑士。

    在东条与内藤两家的阵营里面就属这个俄罗斯巨汉与阿伊努摔跤王出原陆光身形格外高大,仿佛鹤立鸡群一般。

    “哇!人形坦克,不好对付啊!”

    “这么大的块头,力气一定很吓人。”

    “拳头好大!清田家这一边有麻烦了,他们没有大个子。”

    清田十一郎的表情有些僵硬,他甚至还没有从方才取胜一局的兴奋中脱离出来。

    清田与青木两家准备的出战者中并没有像对方那样的彪形大汉,光是体形对比上,就要吃不小的亏。

    “我……”

    青木家主面色凝重,他刚准备站起身接下这一局的挑战,清田家的供奉空手道大师三浦台却抢先站了起来。

    “这一局就交给我吧!”

    “三浦先生,请不要勉强!”

    清田十一郎一脸担心。

    “呵,我最擅长对付这样的大家伙,要知道我可是打赢过横纲级相扑高手。”

    空手道起于琉球,最初称为琉球手,近代被称为唐手,1936年才改成了如今的名字,技法以徒手为主,刚柔并济,借力打力,有不少关节必杀技,如果轻视的话,很容易吃大亏。

    作为空手道的代表,东瀛极真会已经成为了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武术组织之一。

    里面常见的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称呼,恰好就属于极真会的传统。

    半分钟后,一蓬在阳光下格外妖艳的血雾染红了生死斗场的灰白色地垫。

    清田家的供奉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杀人魔王给生生撕成了碎片。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对方身上的厚重铠甲竟然还暗藏了歹毒的机关和利刃,让空手道大师三浦台在猝不及防下被利刃洞穿身体,就像一只破布娃娃一样挂在俄罗斯巨汉的身上,随即徒手撕裂,临死前的惨叫声让现场的大部分人连连发出惊呼,敌我双方都被吓得不轻。

    俄罗斯巨汉双拳锤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叫嚣。

    “吼!还有谁?上来送死!”

    刚刚经历了一场败局的东条与内藤两家立刻喜形于色。

    风水轮流转,他们也终于赢了一局,还死掉了对头家的一个供奉,简直是赚到了。

    内藤信一兴灾乐祸的扯着嗓子喊道:“十一郎!要节哀啊!”

    “三浦君啊!八嘎,八嘎!我要杀了他!”

    清田十一郎几乎完全忘记了第一局取得的胜利,泪流满面的想要冲上场拼命,几个兄弟死死拖住他。

    “十一郎,冷静,冷静啊!”

    “不要冲动!”

    “那家伙会杀了你的。”

    清田与青木两家一方慌作一团。

    与第一局雇佣兵“影狐”的惨胜相比,将自己武装成铁罐头的俄罗斯巨汉拥有非常明显的压倒性优势。

    如果继续守擂的话,会给清田与青木两家带来巨大的压力。

    “手撕大活人啊!”

    李白拈着一只新出炉的爆米花,丢进嘴里。

    东瀛这边的生死斗果然精彩,自己这一千亿日元投注没白下。

    “该我上了!我会斩下他的脑袋,祭奠三浦大师。”

    青木大成腾的跳了起来,按住自己的太刀就想要冲上去。

    “混蛋,给我坐下!”

    青木森望随手一巴掌将自己的孙子拍趴在地上,差点儿摔了个狗啃泥。

    他带孙子参加生死斗是来挑战见血的,不是来送死的,那个俄罗斯巨汉的手段简直是生平仅见。

    青木大成不甘心,依旧趴在那里叫道:“爷爷,我要上场。”

    青木森望没好气地说道:“没眼力的家伙,你不知道自己这是白白送死吗?那家伙要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虫子一样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