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643节-菜蛇就是菜蛇

第643节-菜蛇就是菜蛇

 热门推荐:
    以前认为九州玄学会只是一个相对单纯的组织。

    可是现在看来,这位李先生似乎说对了。

    一言不合,就用强逼人,为了打击报复竟然连凶残的蛇王也敢放出来,简直是要人命啊!

    当冰山一角底下的内幕被揭开,残酷的现实就赤Luo裸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吓得作鸟兽散的陪客们无不慌得一逼,后厅里的场面更加混乱。

    -

    看到李白将手伸向那条蛇王,阎广元呆了呆,失声道:“你想干什么?”

    这位年轻巫师该不会疯了吧?

    那可不是自己家里养的小猫小狗,如果被咬上一口,会真的要人命。

    有养宠物的人都知道,不是自家的狗子不要乱摸。

    笑摸狗头这种事情仅限于主人,换作外人,很有可能会被结结实实的啃上一口。

    阎广元只是想要单纯的吓唬李白一下,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胆大包天的。

    “住手!”

    捧着香炉的中年女子脸色大变,捏着两颗黄豆般大小的香丸正欲投入小香炉内,却已经来不及。

    九州玄学会自己培育的蛇王,驱使起来明显笨拙和迟钝,与天生天养的蛇王和巫师们从小精心培养的蛇王完全无法相比。

    即便如此,蛇王就是说王,不是普通小蛇能够相比的。

    但是在李白眼里,这条眼镜王蛇依旧是一条地地道道的菜蛇,当作蛊物来驱使,简直是太丢人。

    “嘶!”

    眼镜王蛇蛇王毫无反抗的被李白在七寸位置上抓了个正着。

    破劫境的青蛟妖王都难逃魔掌,更何况只是区区一条眼镜王蛇。

    “切!区区一条菜蛇,却被你们当作宝贝!愚蠢!”

    李白毫不掩饰嘲讽之意的撇了撇嘴。

    九州玄学会耗费了若大资金和精力的投入,却只培育出空有蛇王等级,却没有蛇王真正实力的空壳子眼镜王蛇蛇王。

    一句“菜蛇”的鄙视,还真是没有冤枉了它。

    眼镜王蛇蛇王依然在懵逼状态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哪怕是一条真正的蛇王,在李白面前也不会有任何反抗能力。

    身边养着两个妖女,李白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一些青蛟妖王和红鲤大妖的气息,就跟猫猫狗狗喜欢在主人身上磨蹭,留下自己的气息宣示主权。

    对于这条可怜的菜蛇来说,抓住自己的人类就和碾压一切蛇虫鼠蚁的妖王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借它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有任何反抗。

    “快放开它!”

    中年女子大喝了一声,单手一翻,捏着几颗不同颜色的香丸投入香炉中。

    她决不容许别人如此轻易的夺取自己的蛇蛊。

    黄豆般大小的香丸在炉内炸开,一缕黄烟,一缕粉红烟和一缕白烟相继升腾而起。

    李白手中的蛇王本应该暴起挣扎,然而依旧有气无力的吐着信子,在那里继续出工不出力的划水偷懒。

    在上桌的第一时间,它就已经懵了。

    “符莉,这是怎么回事?蛇王为什么不听命令?”

    即使是阎广元这个半吊子,也看出来明显的不对劲。

    那尊小香炉和时不时投进去的香丸是中年女子控制蛇王的手段。

    巫术法门千奇百怪,用香料控制蛇类只是其中一种。

    “这家伙有古怪!”

    女巫师符莉脑门上微微有些见汗。

    这条蛇王经过专门的训练,只接受香丸的控制,但是眼前这一幕却让她无法理解。

    或许只有一个解释,对方是比自己更加高明的巫师,而且高明的很多。

    否则绝对不会出现像自己眼前这样,在举手投足之间实现压制。

    “你,你不要乱来!”

    阎广元慌了神,要不是对方没有带那条恐怖的蛇王,他也不会让九州玄学会的巫师出手。

    这条价值过亿的眼镜王蛇蛇王既是礼物也是威胁,原本只在一念之间。

    “好了,今天晚上的加菜就是它!”

    李白哪里肯撒手,屈指一弹。

    毫无攻击性的眼镜王蛇蛇王脑袋直接掉了下来。

    “什么?”

    阎广元的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

    仿佛真的印证了对方的说法,这条蛇王完全如同菜蛇一样,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让人宰掉了。

    不仅死得稀里糊涂,还冤枉至极。

    身价过亿的蛇王就这样掉了脑袋,特么你倒是咬一口啊!

    掉下来的蛇头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死,依旧在吐着信子,仿佛完全不相信自己已经挂了。

    哗啦一声。

    小香炉和几粒香丸掉在了地上,前者直接摔碎成好几片,炉内未燃烧殆尽的香丸带着明亮的火焰剧烈燃烧,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异香。

    饶是那条眼镜王蛇蛇王的生命力惊人,惨遭断首之后,依然还在苟延残喘,却已经无法对这些气味做出任何反应。

    九州玄学会的女巫师符莉脸色惨白,倒退了两步。

    如此大惊失色不仅仅是因为眼镜王蛇蛇王诡异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还有李白那一手弹指断蛇首,她无法想象那一指若是弹向自己,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

    李白随手甩了甩蛇身,蛇血四处飞溅,在猝不及防下,阎广元和两个吓瘫了的陪客脸上与身上都沾了几滴,模样变得有些狼狈。

    他只对蛇肉感兴趣,又不吃蛇血,抓着还扭个不停的蛇身,随手转了几圈,凭空消失在手上。

    被收进储物纳戒的蛇身这下子算是彻底死透了。

    毕竟储物纳戒不是洪璃小妖女的璃珠,蕴含的规则截然不同,后者可容活物,任何活物只要被前者强行收入,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白冲着阎广元和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其他人抱了抱拳,说道:“多谢各位的款待,告辞!”

    既然已经吃饱喝足,晚上的加菜也有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搞来的蛇王惨死当场,阎广元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勇气,三步并作两步拦在李白身前。

    “站,站住,你别走!”

    这一次他亏大了,不仅人没拉拢进来,连价值上亿的蛇王都倒贴进去一条,眼见着连本都拿不回来。

    李白停下脚步,转回头说道:“怎么?还想请我吃第二顿?”

    吃你个鬼!

    阎广元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光是这一顿他就已经亏到姥姥家,哪里还有什么第二顿。

    他气急败坏的说道:“杀了我的蛇王就这样想一走了之?想得美!”

    李白好整以暇地说道:“请我吃饭的是你,送这条菜蛇的也是你,怎么?玩不起?”

    这个关系到气量问题,气量又关系到格局。

    如果九州玄学会是这般斤斤计较的话,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气候。

    “你!你知道这条蛇王值多少钱吗?”

    阎广元气得脸都发紫了。

    李白满不在乎地说道:“区区一条菜蛇,能值多少钱?你以为这真的就是蛇王?”

    拿一条菜蛇来碰瓷,真是天真的可怕!

    “什么?这不是蛇王?你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阎广元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眼镜王蛇王培育成功是九州玄学会近年来最大的突破之一。

    驱使一条蛇王,就能号令众蛇,这样的蛊物若是拿出来卖,巫师圈子一定会争到打破头。

    怎么可能像李白那样轻描淡写的说成是做菜的蛇,简直是太可笑了。

    “我自己就有一条蛇王,难道还没有数吗?”

    李白嘿嘿一笑,他对这条菜蛇究竟是不是蛇王,恐怕最有发言权。

    不过照着他的标准,天下间所有的蛇几乎都是菜蛇,压根儿就没有蛇王。

    这个标准就有点坑了!

    阎广元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他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

    人家可是有蛇王的,自然知道蛇王应该怎么分辨。

    “那么,我可以走了吗?还是再给你们表演一个‘五雷正法’?”

    李白摊开双手,怂了耸肩膀。

    阎广元立刻就怂了,潜入华夏争夺黄金沙蝎的那几个越南大巫师在“五雷正法”这下被轰杀至渣,他还能怎么办?

    跟这样的可怕存在拼命吗?

    为了防备李白的“五雷正法”,阎广元让人在这座大别墅的屋顶加装了许多避雷针。

    都说了“五雷正法”是炮击,偏偏有那么多人死活都不肯相信。

    召唤天雷有人愿意信,但是召唤炮弹,又不是战场,压根没这个操作啊!

    见阎广元没了声音,李白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厅走。

    “等等!”

    九州玄学会女巫师符莉突然发出一声大喝,同时绕开李白,疾退进后厅,与阎广元站到一起。

    当所有人不明所以的时候。

    前厅与后厅之间的天井里突然响起一阵震耳的嗡嗡声。

    十几只鸡蛋般大小的毒蜂像战斗机般一下子围住了李白。

    看到女巫师突然出手,阎广元登时大喜,不过他又有些担心的说道:“符巫师,你的黑虎蜂能够收拾得了他吗?”

    事到如今,他对李白究竟还有多少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心里完全没底。

    “他能驱蛇,未必能驱使得了我的黑虎蜂,放心吧,今天我会让他给一个交代。”

    女巫师符莉手上握着一只梳篦,指甲轻拨,发出嘣嘣的清响,每一根梳齿都有不同的音律。

    一件用来梳头发的寻常物事在她手里,便成了驱使蛊虫的特殊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