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吃相 > 第1538章 第场面辣眼睛

第1538章 第场面辣眼睛

 热门推荐:
    半个月后。

    三艘巨大的海船再次从夷洲离开。

    随着大船越来越远,岸边码头上一群夷洲土著一个个哭的呼天抢地。

    这支从中原而来的特殊船队,丢了两千人在这里训练了接近一年,如今突然之间半个月时间全都撤离的一干二净。

    偌大的军营都空在那里,空地上还安装摆放着整齐的训练器材,木质的刀枪棍棒和单杠双杠绳梯攀援木梯等矗立在海风之中没有任何声音。

    营地四周都是整齐的农田,里面栽种着大量的蔬菜豆角,畜棚里面还有牛羊鸡犬。

    而营房同样收拾整齐,里面的竹床一张张排列成行,上面的凉席被褥都收拾的干净整洁,床头上挂的各种贝壳和椰壳也寂寞无声。

    指挥室内,一副插满了各色小旗的夷洲沙盘静静的摆放在房屋中间,墙壁上还挂着一副简单的世界地图和大秦地图。

    而在军营附近的工棚之中,里面还摆放着大量的铁锄铁锹,厨房里还挂满了各种钢铁刀具,甚至附近的木器作坊、冶炼作坊都没有丝毫变化,没有修完的手推车,没有打造完毕的刀具都还摆在工作台上。

    整个军营一如既往,但却瞬间没了一个人影,没有了丝毫气息。

    两千人都走了,都走光了,但把一切工具物品全都留给了这些土著。

    而习惯了每天看着两千人威武训练,习惯了每天跟着一起吃美味饭菜,习惯了嘻嘻哈哈的劳作欢笑,习惯了每个月按时发放的粮食和油盐酱醋。

    突然之间这一切都没了,据说以后都没没了。

    即便是所有土著苦苦哀求,但这些人义无反顾的上船远去,没有一丝的留恋。

    所有的夷洲土著都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即便是突然之间拥有了如此多的房子、工具、蔬菜、粮田和牲畜,但每个人都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凄苦,尤其是几个负责照顾虞姬和项菁等人起居生活的小侍女,更是哭的恨不得跳海跟着追过去。

    “别哭了,都起来!”

    大船离去早已不见踪影,一个平日担任管事的土著男子跳起来大吼。

    “如若没有虞老爷他们,我们到现在还在给那些匪徒当牛做马,虞老爷他们走了,那是因为有事,我们必须把营地都照顾好,我想他们总有一天会再回来,还要把白小乙的墓守好,他是为救我们而死,何况这里还有项伯的坟墓,小霸王和项姑娘肯定还会前来,只要他们来了,我们便请求带我们去大秦,那里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对对,我们听主管的话,把军营的一切都照顾好,等他们回来!”

    “就是,不许哄抢,更不许破坏,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那要是别的村寨知道虞老爷他们都走了,过来抢怎么办?”

    “哼,这里有这么多铁器,还有剩下的煤石,我们打造一些武器,一定要把军营守好!”

    “有了钢铁武器,指挥室的沙盘上也有整个夷洲岛上的部族分布,我们可以去都将他们征服,等到虞老爷他们再次回来,一定会夸奖我们!”

    一些平日在军营混的比较好的土著男子都开始七嘴八舌的兴奋讨论起来

    “哈哈,很好,就这样干,我们不能让虞老爷和小霸王他们失望,从今天起,大家都按照以前一样分成几个组照顾军营,做饭、耕种、畜牧、打扫营地、还要训练和打造弓箭武器……”

    主管很高兴的开始分派任务,于是方才还哭天抢地如同一群被夫君抛弃了的小怨妇的夷洲土著很快便兴奋起来,开始了保护军营征服夷洲的宏伟计划。

    ……

    而在虞无涯等人全部从台湾撤走的同时,始皇帝的巡游队伍也正从广东番禺港出发,沿海岸线继续往南。

    此时已经快要入秋,风暴减弱,行船越发的快速,船队沿途短暂停靠几个人口比较集中的越族聚集地之后。

    六月中旬,到达雷州半岛。

    此处眼下还并无名称,不过划归合浦县管理,这里隔合浦县城,也就是南海港所在的直线距离还有五百余里,绝对算得上是偏远之地。

    这也不怪大秦朝堂不管,而是管不了。

    这广东广西比闽中更加荒蛮,水网密布山岭复杂,而且自古以来都是越族人的地盘,而越族人部族虽多但人数很少,整个百越加起来也就几十万人,然后撒落在五岭之外的崇山峻岭之中基本上就找不到,大些的部族几万人,小些的部族甚至只有几十个,眼下虽然大秦征服岭南好几年了,但许多小部族根本就没见过秦军长什么样,至于安排的官吏,大部分也只能管到县城附近,至于几百里之外,都只能当做没看见。

    而雷州这两个字,眼下更是没有,是到了宋朝才出现,不过等广东广西开发逐渐热闹一些之后,这些郡县肯定要重新划分,但眼下言时过早,因此陈旭也懒得做这种无用功。

    南方开发,至少还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大致见到成效。

    舰队到达这里,基本上就到了传统称呼的南海海域。

    而雷州半岛正对面就是海南岛,陈旭去过,但始皇帝和随同而来的所有人都没去过。

    在得知对面的海岛上有许多奇异的水果和海鲜之后,始皇帝决定去海南岛巡视一下,看看这个陈旭口中宣称南方最美海岛的地方。

    如今的海南岛,已经不是完全没有人光顾的野岛,至少上面的黎族人已经对平日定期来往的大秦商船已经非常熟悉,因此每到商船到来的时候,总会弄一些干果珠贝、鲍鱼珊瑚等特产前来售卖或者交换一些中原的钢铁工具、陶器、布料等高端物品,算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市场,有些当地人干脆就搭建木屋住在码头附近,如今已经渐渐形成了一个数十户居民的村子。

    不过当他们看到始皇帝这支庞大的舰队,欢呼热闹迎接的时候,大船靠岸,密密麻麻手持旌旗和身披甲胄手持钢弩刀枪的禁军如同黑色潮水一般瞬间便将整个海滩戒严,在锋利冰寒的武器和杀气腾腾的气势下,他们才发现,今天来的人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不过在惊恐害怕之中,还是有眼尖的人从这一群人当中认出了一个年轻人,似乎就是第一次来的那个清河侯。

    于是在禁军的呵斥和精通越语的官吏询问之下,有胆子大一些的黎族人便指着陈旭诉说往事套近乎,自然很快这些人便被陈旭面前。

    而陈旭对其中几个也的确还有那么点儿印象。

    于是一番简单的交流之后,黎族人终于搞清楚了。

    中间这个须发花白气势威严的半拉子老头儿就是大秦帝国的始皇帝,而这座岛就是他的,岛上的居民也是他的。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说法,虽然一群黎族人心中都非常不满,但作为高级灵长目动物,眼前的局势一目了然,他们还是很爽快的都表示持保留意见。

    不保留不行,若是牙缝之中胆敢蹦出半个不字,估计当场就要被碎尸万段丢海里面喂鱼。

    面对这群温顺而语言不通的荒岛蛮族,始皇帝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吩咐赏了一些钱币糖果之后便去沙滩玩耍,而跟随而来的禁军和宫人仆从则从大船上放下来遮阳伞、折叠躺椅、果醋、葡萄酒在附近一个美丽的海湾布置起来,很快始皇帝和几位公卿重臣就都穿着花裤衩带着墨镜惬意的躺在洁白沙滩上的躺椅上,面朝大海喝着果醋果酒,吃着干果聊天。

    一群黎族人很快也从附近山野之中采摘过来一些椰子芒果菠萝等水果,在陈旭的指挥下一群厨师将这些水果都切好放在水晶玻璃盘中,穿着丝绸短裙的宫女们将水果端过去给始皇帝和一群公子卿侯享用。

    而更远处的海面上,有些打渔的渔民也摇着木筏和渔船过来,如同往常一样,这些大秦的大船在这里停靠肯定要吃饭,而各种海鲜就是他们最喜欢的。

    陈旭忙完抱着一个椰子在始皇帝身边躺下来,插一根麦秆吸一口,很是惬意的看着蔚蓝辽阔的大海。

    这么多年过去,今天终于完成了这个梦想。

    除开没有大群前凸后翘穿着比基尼和三点式的美女在沙滩上嬉戏打闹的热闹情形之外,一切都超乎他的现象。

    而且如此干净美丽的沙滩和丝毫没有污染的大海,以及四周原生态的环境,还有这些最纯正野生的水果,甚至远处的椰子林中,还有穿着草裙的黎族少女偷偷摸摸的往这边偷看,充满了后世无法体味到的原始韵味。

    “朕一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过上这种惬意安闲的生活!”

    带着墨镜的始皇帝赤裸着略显肥胖的上身,小肚腩看起来有些赘肉,一条大花裤衩特别惹人注目,若不是长头发还带着发冠,只怕陈旭瞬间就会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某一天。

    “陛下说的极是,这南海果然是个好地方,躺在这沙滩之上喝酒歇凉,着实爽快!”旁边一身同样装扮的蒙毅也哼哼感慨。

    “南海气候与西北迥异,眼下快要仲秋,中原诸郡都已经开始秋收,等过了仲秋节,关中就要一日凉过一日,而辽代凉等国都快要下雪了,但这南海诸地,仍旧还是盛夏酷暑,瓜果飘香鲜花不败,这面朝大海的悠闲,的确令人乐而忘怀!”陈汐笑着说。

    “若非有太师策划安排,朕也体味不到如此的闲情逸致,这躺椅遮阳伞的确是必不可少之物,但太师为何还要做如此多的花短裤,莫非有什么讲究?”始皇帝同样惬意的啜着一个椰子好奇的问。

    “呵呵,穿这种花短裤,只不过表达一种放松的心情而已,就像朝堂威严,就要穿整齐的朝服才显庄重,大祭严肃,就要穿黑色的礼服才算尊崇,而这南海沙滩就是来休闲娱乐,自然要穿的越轻松自在越好,五彩缤纷的颜色就会让人心情轻松愉悦放松,再加上这蓝天大海,阳光沙滩,水果美酒,更有那些观察偷窥的草裙少女,这便是最轻松最自在的地方……陛下莫非没有发现,自从换上花短裤躺在这里之后,您脑海里一点儿朝堂国事都没想过!”陈旭笑着一边啜着椰子汁一边说。

    “咦,太师不提便好,一提还真是如此,朕方才下船时还在思考该如何管理这海岛,没想到躺下来便忘了!”始皇帝楞了一下脸色古怪的点头。

    “恭喜陛下,乐而忘忧,实乃难得,这刚好说明陛下需要好好休息,更何况我们连续坐船近一个月,这海湾美丽安宁,正好适合休息,陛下何不与臣下海去畅游一番,然后躺下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必然神清气爽,连日的颠簸劳累也会烟消云散!”

    “好,天高地阔,畅游大海,朕期待已久矣,蒙卿和诸位爱卿可否一起去?”始皇帝高兴的丢下椰子坐起来。

    “呃,臣旱鸭子,不太会游水……”

    “走吧走吧,岳丈勿要谦虚,我几次看到你在别院游泳池和一群姬妾游的挺欢畅的,游泳池都装不下!”陈旭把手中没喝完的椰子放到旁边宫女的手上,然后把蒙毅拉起来。

    “哈哈,俗云鱼水之欢,蒙大人怕不是在游水,是在侍妾身上使劲儿罢!”旁边一个卿侯大笑。

    “嘁,老夫那叫老当益壮,你等羡慕也没用,也罢,臣就舍命陪陛下去大海游泳!”蒙毅无可奈何站起来,然后狠狠的瞪了陈旭一眼,压低声音没好气的说,“你莫非是想将老夫淹死了好霸占整个朝堂?”

    陈旭点头的瞬间赶紧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满脸堆笑的说:“岳丈怎能如此埋汰小婿,到了南海不游泳就算白来,如此秋高气爽阳光灿烂,岂能不好好畅游一番,不然等到回咸阳,定然后悔!”

    “太师说的不错,我等千里迢迢从京师远来,碧海蓝天不畅游一番就回去的确会后悔,走吧,我等也一起陪陛下畅游大海,以飨这无边风景!”

    一群卿侯重臣都说说笑笑起身,然后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个脱的精光,赤条条的就谈笑着踩着洁白细腻的沙滩往大海走去。

    而在海滩边一片椰林下同样喝着椰汁谈笑风生的一群公子和另一些随行的卿侯,见状也都纷纷丢下吃喝玩耍之物,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衫,白花花一片欢呼着往大海奔去,场面极度的辣眼睛,惹得躲在四周观看的一些黎族女人和少女全都羞的脸颊通红,但又忍不住看一眼又看一眼。

    哇,这些大秦来的贵人都好白呀,好想摸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